网球

鹤舞月明 第一二五三章 突击

2019-12-04 16:49: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一二五三章 突击

第一二五三章突击

“木炎你少说丧气话,几匹小狼罢了,对了,温大哥,事情完了你帮我多收集点狼牙,我有用。”

慕容雪菲是预备队中唯一的女人,而且,没穿皮甲,她连天蚕银丝软甲都看不上,不可能穿上味道难闻的牛皮护甲,当然,她骑的豹麟马,还是披上了牛皮护甲。

野狼的利爪,对豹麟马,还是颇有威胁,特别是马腿部位,慕容雪菲,不喜欢骑一瘸一拐的马,太颠。

事实上,慕容雪菲连一阶武士都不是,本来也只有留在寨子里熬汤的份,不过,她自己愿意加入救火队,鹿华,也没有反对,她成了光荣的编外救火队员。

惊雷指,是个好玩艺。

至于贺双,她虽然是一阶武士,但骑术和箭法都太烂,只能留在寨子里,煮肉。

“嘿嘿,不知道小红要这么多狼牙干什么,这家伙,妖里妖气的,搞不懂她。”

小红要狼牙,大批的狼牙,凤如山听慕容雪菲说了,至于用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嗯,来了!”

狼牙除了做些手工小装饰品,哲温没听说有什么特别的用处,不过,他现在没心情谈论这个。

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随着一声凄厉的狼嚎,以十几匹变异野狼打头,近千只野狼加速冲向了石牛寨,轻轻一跃,不宽的壕沟对变异野狼没有造成任何的障碍,而大部分野狼,却掉进了壕沟之中,跳跃而过的,大概还不到200只。

石牛寨的中央,竖起了一个高高的木台,台上站了两名鼓手,一通激越的鼓声响起,寨门打开,高呼声中,一队超过百人的石牛部落战士,跟随在十几头强健的公牛之后,催马舞刀,冲出了寨门。

每头公牛的牛尾上,都绑了一根点燃了的布条,布条上,浸满了油脂。

壕沟里的水并不深,并不能将其中的野狼淹死,但野狼爬上来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在寒冷的冬夜,刚从水里出来的野狼,战斗力也会打些折扣,这个突击队的任务,就是在短的时间内尽力杀伤第一波越过壕沟的野狼。

根据历史的经验,与狼群厮杀,也要讲究个气势,其实,野兽对气势的感受,比人类,敏感。

嗖!

凤如山跃上一个临时搭起的射击台,其实就是三根木头上铺了一张木板,张弓搭箭,一箭射入一匹野狼的脑袋。

同时,也有不少留在寨内的武士,自恃箭法高明,借着火把的光亮,纷纷登上寨墙,张弓开箭,支援外面的战斗。

不过这种举动,却是部落不鼓励的。

因为要留给马匹冲刺的空间,壕沟距离寨门,还有一段的距离,晚上在这个距离上射箭,对野狼的威胁有限,而箭是消耗品,石牛部落储存的并不多,需要谨慎使用,每次狼灾,持续三五天的情况,也是有的。

箭耗完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当然,部落也未明文禁止。

部落的战士,虽然也有简单、有效的组织,但毕竟,他们不是正规的军队,关键是,有些人确实箭法高明,在这个距离上射箭,效率不差,不过对那些自以为箭法不差的,现在,也不好出言责怪。

气可鼓不可泄,至少,他们勇气可嘉。

根据各人的特点和任务不同,每个人都分配了数目不等的箭支,随便浪,不仅是部落的损失,对个人,也不是好事,石牛部落,有人专门统计每个人的战果。

机动小队的任务是救火,哲温却没有任何的动作,他见凤如山如此心急,张张嘴想说什么,终却什么也没说。

哲温当然记忆犹,夜战,是凤如山的强项。

石牛战士冲出寨门,十几名二阶武士呐喊一声,迅速散开,分别纵马迎向了冲在前面的变异野狼,而后面的战士则分成了10人左右的小队,雪亮的长刀高举,旋风般冲向了紧随变异野狼之后的野狼群。

南溪的名字虽然没有男子汉气概,却紧随一头火牛,一马当先冲在小队的前面,迎面两匹野狼高高跃起,飞扑而来,南溪见野狼来势甚急,一个镫里藏身钻到马腹之下,又立刻又从另一侧翻身而起,一拨马头,拧腰转身,大喝一声,一刀将一匹野狼在半空中砍为两段。

“咦,火牛阵。木炎,黑大个不错啊!”

慕容雪菲也明白,马上的武士,杀死野狼,不难,但南溪的举动,显然不是简单的杀死一匹野狼可以比拟的。

果然

,众人见南溪如此悍勇,不精神一振,大呼小叫声中不要命的挥刀砍杀,这支小队迅速的穿透狼群,来到壕沟边上,对刚刚爬上来的野狼开始疯狂的杀戮。

他们是突击队,但私下里,很多人却宁愿称之为敢死队,虽然部落并不鼓励突击队员做谓的牺牲。

石牛部落,并不需要击杀部的野狼,他们只需要守住石牛寨,让野狼群,知难而退。

而十几名二阶武士对战有普通野狼助战的变异野狼,却渐渐居于下风,不过他们却并不恋战,慢慢退向石牛寨,随着距离寨墙越来越近,寨墙上的弓箭手也威力渐显,一时之间,突击队员虽然狼狈,却也不致有太大的危险。

“师叔,地方太小,马匹没有转折的空间,他们支持不了太久,这不过是一道开胃的小菜,主要的战斗,还要看寨门的守卫。”

凤如山轻轻的摇摇头,仍然是不紧不慢的一箭接着一箭射出,战场上杀声震天,乱成一团,野狼哪里来得及闪避,因此,凤如山几乎是箭虚发,弓弦一响,就有一匹野狼倒地,当然,他的目标,都是普通的野狼。

不过,在其他救火队员的眼里,凤如山的体力能不能支持的住,是个不小的问题,所以,尽管这么近的距离射杀野狼,也许有些人比凤如山效率高,却仍然没有人动手,连一个鼓掌的都没有。

在战场上,各司其职,服从指挥,是基本的素养,虽然他们不是正规的部队,但这些基本的觉悟,还是不缺,凤如山的行为,并不值得鼓励,当然,也没有人制止。

大约过了两柱香的时间,随着越来越多的野狼爬上壕沟,特别是后来几只变异野狼的加入,壕沟边上突击小队的战士个个或轻或重的带了伤,胯下的战马也被野狼撕咬的遍体鳞伤,有两名落马的武士被野狼围攻而死,木台上一阵锣响,突击队开始慢慢的退回石牛寨。

但是,没有了战马速奔跑的助力,想要摆脱野狼,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名大汉高声的下令,寨墙上的射手再也顾不得节约箭支,霎时间箭如雨下,狼嚎马嘶,血肉纷飞,石牛寨的寨墙之外,转眼变成了一个血腥的杀戮场。

二阶武士这时也不再试图纠缠变异野狼,而是三三两两的组成小队,在狼群里往来驰骋,把狼群中落单、负伤的一阶武士接应回寨内。

他们是突击队,不是敢死队。

寨门已经关上,他们要回家,只能从寨墙上爬回去,有墙上的战士垂绳而助,这,并不难,至于身下的坐骑,就只能,忍痛割爱了。

天已经完黑了下来,随着寨门外的突击队员和寨墙上的射手越来越少,狼群开始了对寨门的攻击,数百条野狼吼叫着冲向石牛寨原木栅栏大门,中途不断有野狼被弓箭射中,但嗜血的狼群不管不顾,依然疯狂的向大门冲击,试图冲破大门。守卫寨门的战士站在栅栏后,手持长矛,不断刺向扑击大门的野狼,后面有长于弓箭之术的族人透过栅栏缝隙射击,没过多久,营地门口就堆满了野狼的尸体。

不过即使如此,狼群依然源源不断的向前冲,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后面的野狼踩踏着堆积起来的尸体,向上跳跃,试图冲破大门的防线,失败之后,尸体跌落,又成为后续野狼的踏脚石。

所幸草原人对狼灾经验甚丰,石牛寨的寨门做得很宽,而且寨门不止一个,是三个,否则的话,寨门之外,很就会被野狼的尸体填平。

可惜,三个寨门,对原来石牛部落的人手,守卫起来压力不大,但现在,石牛部落,却略略有点吃力。

半年前的金狼山之战,石牛部落,也损失了不少好手和一批普通的战士。

至于所谓的火牛阵,不过是冲散野狼群的小手段而已,没有太多值得注意的。

“哦,木炎。黑大个被困在后面了,你想办法,嗯,算了,太远了,咦,温大哥,那不是第一美女吗,她不在家里煮肉熬汤,怎么一个人爬到寨墙上去了?”

寨门处的战斗虽然惨烈,却暂时没什么危险,慕容雪菲当然也没事干,事实上,除了凤如山仍在不停的射箭杀狼,其他救火队员,大都紧张的注视着中央木台上之人,对寨门处的争夺,没有人多看。

战斗才刚刚开啥,寨门不会这么早就告急的,而东、南、西三面的小山上,也传来了阵阵狼嚎声和战士的厮杀声,显然战况甚烈,他们,要随时准备支援。

救火队就是干这个的,这才是他们的,正式工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