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权国 668南下

2020-01-13 23:03: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668南下

668南下

包子衷心感谢;善事太子投了1票;zai水之舟投了1票;ff终幻想投了1票;塔塔普投了2票;

8月,瑞博根郡的伊英特,墨黑色的天空总是笼罩在大地的头顶,地面上到处都是泥泞难行的坑洼地,白色的雨点冰冷的打在脸上,带来一阵古怪难闻的水汽味道

包裹着铁片的马蹄重重的踩在泥潭里,很就是被泥土沾染上厚厚一层,让奔跑的战马也感到有些吃力,

随着伊英特会战的胜利,芮尔典人步步为营的防线就像被强行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东庭名将博果尔扎木的反击也迅展开,

4万名士气高涨的东庭骑兵,就像一把锋锐比的库吉特弯刀,从名为伊英特的缺口狠狠砍下来,将近10万芮尔典主力军队一切为二,

各军团之间的联系迅被数穿插的东庭骑兵切断,只能盲目的向附近的城镇拥挤过去,希望能够为自己寻找一个能够依靠的屏障,这种毫次序的举动,疑让东庭骑兵的活动范围加猖獗,只要避开那些有一定防御力的要塞或者城镇,基本上就不会碰上芮尔典人

库吉特人本就是草原上围猎的高手,这种需要高度战术素养的游击战术,对于从小以狼群为目标的草原民族来说,实在是一件很轻松惬意的事

对于些疲惫至极的芮尔典人来说,现在简直就是一场地狱的煎熬,每天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瞪着一双双可怜又可悲的眼睛,提防随时可能出现在自己侧翼,背后,甚至前面,能够轻松将自己踏成碎片的4万东庭铁骑,这种日子真可谓度日如年

就算如此,在这半个月内,芮尔典军队的减员已经过5000人,东庭弓骑兵就像迹可寻的幽灵似的,总是在看不见前方的夜晚或者大雨磅礴之际,像围捕猎物的猎物般从远处出现

这些呼啸而来,极其耻的射出漫天箭雨,然后又消失踪的东庭弓骑兵,绝对是所有芮尔典步兵军团的噩梦,

先前依靠稳固战术,缓缓推进的芮尔典军团,就像被住了眼睛,彻底乱了套,失去了友军的消息,也法知道敌人的动向,不时还要遭受一场调戏似的箭雨洗礼,伤兵在增加,士兵的士气就像眼前的天空一样,已经降到了低点,

就连芮尔典的军官们都为此感到很沮丧,

他们以前还会悲愤的站出来,向只会站在远处射箭的东庭弓骑兵竖起不屑的食指,然后出一阵阵气势十足的芮尔典特色的国骂,

但现在也消停了,他们耷拉着脑袋,面表情的呆滞看着远处,骂啥也没用,因为对面的东庭骑兵对于这些头上飘着骑士红缨的家伙,似乎一点兴趣没有,

这些身上穿着厚重铠甲,手里拿着巨型盾牌的芮尔典骑士,在防御上可谓是变态,一开始还有一些自得意满的东庭骑兵想要收割这些家伙的人头,

但在试了几次之后,觉这些家伙即使身中数箭,依然活蹦乱跳之后,谁也不会在这些家伙手中浪宝贵的箭镞了,

箭簇在库吉特人的财产中可是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一支打造过硬而且锋锐的箭镞,是库吉特神射手中的敌利器

望着远处消失的东庭骑兵,芮尔典骑士们也只能哀叹,第一骑士团的覆灭,让芮尔典人彻底失去了机动支援的可能,也失去了对抗东庭骑兵这种高机动穿插战术的本钱,

如果不是前军务大臣普拉伊斯在获知第一骑士团覆灭的那一刻,就已经迅下令各军团就地固守,芮尔典军队所要遭受的损失将会是目前伤亡的数倍,

但就算如此,在一些士气低下或者农兵较多的军团中,也出现了难以避的溃逃现象,现在是8月,是芮尔典国内小麦成熟的季节,

因为北方大部分地区都被洗劫的关系,就算芮尔典收复了一部分,荒废的土地也缺乏足够的劳动力,而农夫都被抽调去作战了,

今年的粮食危机从一开始就显露出来,物资高度集中的帕拉汶还好些,

但在南方的一些区域,已经陷入一种难以控制的糜烂状况,暴民,饿死人,因为啃食树皮而噎死的人,瘟疫横行的人区,在南方的几个郡几乎遍地皆是,不但连可怜的一些驻军都选择了逃离,就是当地的领主老爷们,也不敢再滞留在这些危险的区域,

芮尔典任的南方总督哈忽尔拉公爵,在这些区域的外围竖起了一道高达2米的长墙防御线,似乎准备等到里边的人部饿死了,再出来收拾惨绝

自己在前方浴血作战,而家里却出现了大批量饿死人的情况,而王国还对此毫作为的情况,这样的南方士兵是溃逃的主力,

他们大多来自帕拉汶以南的区域,是当地领主送来的炮灰,如果不是为了一点可怜的口粮和每个月2枚银币的安置,这些走投路的农民也不会来这里送死,对于逃兵或者在战败中慌不择路的溃军,芮尔典军队一向都有着极为严苛的处置,

这些士兵按照惯例被处决,并被悬挂在军营的桅杆上,浓郁地尸臭味也就笼罩着芮尔典人的军营,弥久不散简直要令人窒息,

吃饭地时候是难受地的好些人都要不断地呕吐后根本就没有食欲了,腐烂地尸体还滋生了大量地苍蝇在军队营地周围飞来飞去远远看过去仿佛黑压压地一片非常吓人

即使是大雨,也很难驱散它们,在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防疫的理念,一些可怕的疫病也在流传,瑞博根会战已经持续了2个月,双方都将后的兵力投入到这个能够扭转整个战局的节点上,

而这场铺天盖地般的不合时宜的大雨,让这场引起整个大陆为之关注的大会战多了几分凄冷和尴尬的色彩,

“芮尔典人已经是山穷水尽了”在这种情况下,一直都以袭扰战为主的东庭骑兵,终于露出了自己准备锋锐的让人心寒的獠牙

“目标大陆的中心,帕拉汶”

站在东草原有权力的王座前,东庭汉王毫不犹豫地拔出了自己的佩刀乱世蓝月,威风凛凛的指向南部的天空,他挺拔的身姿就像一把劈开一切的雪亮弯刀,带着风雨和血腥

“目标帕拉汶”

王庭之外,十万东庭骑兵激动地吼叫起来,响彻云霄。

数的雪亮弯刀就像大海的波浪般高高的举起来,好像随时都可以将那个所谓的帕拉汶击碎,

为了这一刻,他们已经等待的太久,也压抑的太久,10年生育,10年练兵,与气焰嚣张,随时动侵袭战争的的西王庭相比,

东王庭一直就像一个在家默默种地的农民,大陆上的王国大多都不是很重视,一个叛将建立的国度,论如何也不可能得到大陆诸国的承认的,否则,等于是鼓励自己麾下的领主们自立,除了多罗克人稍微对其有所了解外,就是同为库吉特人的西王庭也是一知半解

当这种积淀了20年的力量被一下子释放出来的时候,就像一道不可抵挡的洪流

东庭力南下的消息震惊了整个大陆,原来在遥远的北方草原,在大部分王国的视线之外,一直处于被忽视状态的东庭王朝,还掩藏着如此可怕的实力

这是来自库吉特民族的强烈喊声,作为一个背负着被西王庭放逐之名的叛徒,东汗王绝对是一个传奇人物,他曾经是艾车莫尔女王麾下为倚重的将领,艾车莫尔王朝十万大军的统帅,

当时的艾车莫尔王朝刚刚统和了西草原,雄心勃勃艾车莫尔女王就立即动了一统整个库吉特的战争,当时聚集在这位年轻女王麾下的有沉默稳重,以布局擅长的哈塔卢,作战如风的博果尔扎木,悍勇而狡诈的左卫王

派出了以哈塔卢为主将,博果尔扎木为副将的征东大军,这也导致艾车莫尔王朝兵力几乎清空,结果被芮尔典乘虚而入,为以后的部族叛乱埋下了伏笔,内部的矛盾和芮尔典人的侵袭,让艾车莫尔王朝迅凋零,

统率着十万王朝精锐在东草原作战的哈塔卢,听闻女王已死,当即与库吉特王庭翻脸,自立为东王庭,

开了库吉特的东西两王时代,

正是一直秉持着艾车莫尔女王当初的整军方略,东庭骑兵才展出了以精锐为主的军队构架,其战力比西王庭要高的多,

金秋九月,暴雨过后的东庭草原的天空格外的晴朗,秋风吹拂,青草浮动,旌旗猎猎,将东庭汗王哈塔卢的壮硕的身躯衬托出一股视天下英雄的霸气,

他眼睛微眯的看着远处的天空,在他目光所及的地方,数的东庭骑兵正迅向着南方挺进,就像数条奔放的铁流滚滚,带着踏碎一切的气势将整片大地划开

8月,多好的季节啊,斯塞呼尔斯公主殿下,你看见了吗,这就是按照你的模式建立起来的属于库吉特人的力量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任何的阻挡都是可笑的”

668南下

闵行区浦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同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徐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沈阳儿童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