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将门毒女 第一百九十二章

2020-01-13 15:3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将门毒女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听到容辞这问话,素问无所谓地耸了一耸肩,反正再凶险的时候也不是没有遇上过,素问倒是觉得现在这般也不算是什么。

“这也没有什么可凶险的,这大牢之中虽然不能算是固若金汤,但要想就这样直接地将我带走,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素问平静地道,“再者,我师父不是还在无双城之中么,他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地让我出事。”

素问的语气十分的笃定,她之所以毫无挣扎地就到了这大牢之中,也不过就是为了放松安青云和路岐凛的警惕而已,并不代表着这有危险来临的时候她还是会傻傻地留在这大牢之中半點也不动弹成为那瓮中之鳖来被人抓的。

“再者,这宫中的人要是抓了出来,或许当初皇后的事情也能够一并的水落石出也有可能。”素问看了一眼容辞,那神情似乎是在提醒他如今与其在这里计较她会不会安全会不会危险的事情倒不如是去将之前的事情查一个水落石出。

容辞听着素问的话,也便是知道如今的她已经想的十分的清楚了,就算现在他再怎么相劝想必也是于事无补的,所以也就是不再说什么了,而且素问说的也是的确是,他心中到底还是有些介怀自己母后的事情的,便是想着左右都是要寻出一个道理来,为何父皇便是会这般心狠地对待着母后,如果说是这后宫之中有人的缘故导致的,那也就是说,他的母后便是被冤枉的,这其中必定是有蹊跷在的。

“那你在这,可要xiao心一點。”

既然素问已经打定了这样的一个主意,容辞自然也不能再多说什么,只是最后又在这里停留了一会这才有些不舍地离开了。容渊走的时候倒是十足的一词不说,倒是在最后走的时候看了素问一眼,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到最后的时候什么话也没有用素问说。

容渊和容辞两人一走,姚子期自然也就找不到还要留在这里的理由,他也怕自己在这边停留的太久到时候这庆王和肃王又是会看她不顺眼,到时候又是会觉得自己对素问是别有所图那才真是要命的。

等到这三人一走之后,素问方才是觉得这大牢也算是有點大牢的感觉了,的确算是安静下来了。这有人的时候素问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原本习惯了那样喧闹的场面这一下子安静下来,的确是有些不大习惯了。

安青云等到素问一走之后,他整个人也是有些慌乱,这一来是因为自己的秘密被素问给发现了,二来他也不能确定素问这会不不会是同府衙里头的人说些什么,他整个人惴惴不安,等到京兆尹派来的衙役和仵作将府上那些个已经早就已经死透了的护卫抬出了府去也没有在他的府上到处进行乱翻乱动之后,他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也便是直接回到了书房,下令不许任何人打扰之后方才又进了密室之中。

安青云下到密室的时候,路岐凛也是在这密室之中,他已经将那密室之中那些个尸首处理的干干净净了,安青云下到那密室的时候看到的也就不过就是一地黄绿色的水,还有一种难闻的气味弥漫在这里头,他不知道那些个是尸体腐烂的味道还是药物的味道,他所看到的也就是只有那黄绿色的水不停地在翻滚着泡沫,也不知道在这里面到底是投入了什么,那么多的尸体在瞬息之间只化作那一滩的水迹。

路岐凛看着安青云从密道之中走了下来,这个人的神情之中都是带着一些个惊慌之色的,但在看到那一滩水渍而不见尸骨的时候,安青云那是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感觉就像是完全放松了下来一般、

也就那么點出息!路岐凛看着安青云在心中忍不住道了一声。

“如今我都已经顺了你的意思,接下来你是打算要如何做的?”安青云问着路岐凛,他现在已经顺了他的意思去做了,那接下来也是应该由他出手了,“她到底是我的女儿,你也知道可以要是我做出什么事情来,旁人都是看得十分的仔细的,所以……”

路岐凛看着安青云的神情,也便是知道安青云刚刚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这意思是想着自己像是以往的时候将那些个人给弄到他的面前。这安青云想到也都是为自己着想的,这自己一来是不用置于人前即便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还是想保有自己的名声,所有的坏名声都是自己来担,所有的好处就他得了。但天底下哪里是有那么好的事情,而路岐凛也觉得自己利用安青云也差不多了。

“这是自然。”路岐凛道,他那一双金色面具下面的眼睛熠熠生辉,“你又何必会担心我会加害于你,现在你也不用担心,就像是以前的时候那般,我自然是会将你那你女儿给你带到面前来的,就像是以前的时候那般一样。”

安青云看着路岐凛,他虽说是不敢全信这个人的话的,但却也是不敢不信这个人的话,毕竟现在也就只有他能够靠得住了。“她竟然是没有将这个地方供了出去的?”

这一點安青云原本已经计划好了被人发现这个密室的情况,他觉得素问应该不至于会这样放过自己,所以现在他也有些疑惑,怎么一贯那么心狠手辣对着自己的素问竟然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说她的心中也根本就是在筹谋着别的算计自己的事情?

“即便是供出去了又怎么样呢,反正左右也是不会叫人发现这些尸首的,到时候这查无此证,丢脸的也就是她而已,白白多了一个诬陷之名。”

路岐凛倒是觉得素问是聪明的,想必是想到了他们一定会把这密室之中的给处理干净,所以也就没有过多说什么。但是他想素问那样的人也不可能会是屈服于此的人,想来也是在等着人去救她吧,尤其是那路岐南。一想到这个人,路岐凛只觉得自己想起来便是胸口一阵疼,而他知道这不是因为自己胸口的伤处还没有好的缘故,而是想到这个人的时候有些畏惧的缘故。

依着路岐南对于素问的重视,路岐凛知道这人既然是在无双城自然是不会将素问置之不理的。

“你近两日来且注意一點。”路岐凛对着安青云道,他觉得按着自己那弟弟的个性绝对不可能会放过安青云的,只怕他得了风声之后一定是会对安青云做出一些事情来的,“至于素问,你就放心了吧。”

安青云點了點头,既然有他这般的承诺安青云当然是不会有任何的担心的。

安青云在这密室之中留了一会,路岐凛便是离开了,直到路岐凛离开之后,安青云这才从这密室之中走了出来,他当然不会信任那人的,毕竟这天底下是没有白吃的晚餐,而且安青云觉得自己再笨也是应该要怀疑这些个这么凑巧的事情会不会在这个时候一同发生。他虽然要素问的血,但也没有忘记把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人就是他。而且,安青云知道素问绝对不会安分也是必然,但这家里头的护卫作为素问来说也不会真的到动手杀了个一干二净的地步。刚刚那么做也就不过是顺水推舟免得将事情闹得更大。

而且,安青云也觉得多少是有些不对了,这原本这个时候应该是在上朝的时候,若不是突然之间陛下身子不上朝,等到自己回府来的时候早就已经是闹得十分的严重了哪里是会像现在这般素问刚好被自己逮了一个正着。看着像是巧合,但这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在算计好了一样。而这人又帮着自己毁尸灭迹了,这般如此自然是不错的,但也同时给他提了一个醒,他不会无缘无故地对自己好的,除非他是想要利用自己干些什么。安青云也不想自己白白被人利用了。

能够成为正常人固然是好,但安青云也不想一辈子被人拿捏着把柄,所以,安青云觉得这人必是不能留的。

当然,他这种心思是不能表现出来的,总是要等到自己得到自己想要的才能够同这人撕破脸皮才好。

莫氏急急忙忙是让秦嬷嬷去浮云xiao筑通知了挽歌,秦嬷嬷也是知道兹事体大,半點也不敢耽搁,以前的时候莫氏不得宠的时候她也已经习惯了如何做到偷偷摸摸出了府将自己绣的一些个绣品拿出去卖了。所以趁着厨房那边忙着无暇顾及的时候,秦嬷嬷便是偷偷摸摸地闪了出去,这闪了出去之后秦嬷嬷就是匆匆地朝着浮云xiao筑而去,这走几步便是要留心自己的身后会不会跟着安家的xiao厮。

直到看到浮云xiao筑前头的那一个店面的时候,秦嬷嬷是越发地加快了脚步。

浮云xiao筑的门面里头一贯是空空荡荡的,这般繁华的街上也就只有这么一家铺子的店面只是空着而不是用作任何的营生,即便是不做任何的营生,这铺子也便是开着门,像是等着随时有可能上门来的人一般。

挽歌这两日来多半是在这铺子之中的,魔尊并不需要他的伺候,在这浮云xiao筑之中素问不在,挽歌也寻不到有什么人是需要他的,所以他也只能是呆在这并没有什么东西的店铺之中,将这店铺里头的东西都是擦的干干净净的。

所以在秦嬷嬷进了浮云xiao筑看到挽歌一下子忍不住是有些高兴了起来,秦嬷嬷生怕是自己回了这浮云xiao筑之后便是寻不到挽歌。其实秦嬷嬷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寻了挽歌是能够做些什么的,第一挽歌又不是官门之中的人,就算是找了他也是于事无补的,但是秦嬷嬷想着,若是真的到时候官府是不问青红皂白要问了素问的罪,秦嬷嬷觉得依着挽歌,应该是能够杀进京兆尹之中将素问给带了出去的,即便是往后再也不回这无双城也好过被问罪。

再秦嬷嬷即将要到浮云xiao筑的时候,从秦嬷嬷的身后便是窜上了几个人,那阵仗便是要将秦嬷嬷给抓了回去的。

那几个人也不是旁人,正是安家的xiao厮,安青云见那莫氏回了房,又知道莫氏对着自己说着那些个话的时候便是知道莫氏绝对不会放任着素问如此的,凭着莫氏对素问那种态度,这当下没有同他拼命已算是不错。莫氏也是会想尽办法去帮着素问的,而自己寻了人看着莫氏便是不够,又寻了人去看着莫氏的心腹秦嬷嬷,只是没有想到这百密也有一疏,倒是一时不慎让秦嬷嬷给跑了出来。

那些个家将一经发现秦嬷嬷不见了便是着了急,当下便是寻找了起来,也便是朝着这浮云xiao筑方向匆匆赶来,眼见秦嬷嬷即将要跑了去浮云xiao筑,当下就是匆匆地想要上前将秦嬷嬷给抓了回去。

秦嬷嬷听到自己身后传来的那一阵脚步声,当下也着急,她也匆忙想跑向那xiaoxiao的店铺,想着只要自己能够跑进那店铺之中就是安全的,可一个老迈的老人又怎么会是年轻人的对手,当下便是即将要被人给抓了去。

秦嬷嬷厉声尖叫了起来,这在店铺之中擦拭着架子的挽歌对于秦嬷嬷的声音也便是熟悉的,这一抬头看到看向那出声的地方当下就看到了惊慌失措的秦嬷嬷,顺带地也便是看到了在秦嬷嬷身后追赶着的那些个奴仆。

那些个奴仆不过就是觉得自己眼前一花,明明自己已经触碰到了秦嬷嬷的衣角了,只差一點點就是能够将这个老婆子给抓了回去,却没有想到一道青灰色的身影在自己面前一闪,当下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抡了一圈,摔了个结结实实。

秦嬷嬷跌在地上,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个神情之中微微有些冷漠的男人,这以前的时候虽是知道挽歌应该是有些功夫的,却是没有想到,这挽歌功夫并不算是弱,就那么一瞬间便是将人给打趴下了。

她抓着挽歌的衣摆。带着喘气的声音道:“快,救xiao姐!”

------题外话------

那些不是湿疹,也不是荨麻疹。tat那是皮肤过敏!搞得哥一身红疹,爪子也有些问题,包得和熊爪一样,挂了两天點滴了有没有,我去……爪子还是又疼又痒的,敲键盘都不方便、

上海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重庆华肤医院地址在哪
济宁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湖南最好的男科医院
张家口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