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我跟天庭抢红包 第721章 终于找到项天了(9)

2020-01-14 18:59: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跟天庭抢红包 第721章 终于找到项天了(9)

眼看地狼杀机涌动,欲鬼撇着嘴站在一旁,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这时,那个男人已经退到了旗袍女的身后,而旗袍女也终于说话了:“地狼,你忘了野人王的规矩了?你敢在这里动手?”

“呦呵,原来是画眉啊,感情你又弄了一张人皮?光看侧面,竟然没认出来你。”

地狼面色一怔,随口回了一句,同时身上的杀气越来越凛冽了。

旗袍女终于缓缓转过身来,萧七下意识的扫了一眼,靠,又是个女鬼。

只是,这个女鬼长的也太漂亮了,看上去像是ps过的。

一张宜嗔宜喜的俏脸,毫无瑕疵,完美比例,五官生的都绝了。

不过听了之前地狼那番话,萧七心中暗暗诧异,难道这个画眉,是传说里的画皮女鬼?

“地狼,你好大的胆子啊,不但敢跟鬼族姐妹抢食物,还敢动手抢我男人的链子,你们妖族的最近是不是皮痒了。”

“哼,你男人?老子真特么鸡皮疙瘩掉一地。”

地狼不屑的哼了一声,看着躲在旗袍女画眉背后的男人骂道:“瞎逼,你面前这个女人,那张脸都是假的,画的,懂吗?”

他这一句话,让那个男的浑身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画眉原本妩媚的脸上,立刻变得阴森恐怖,突然扭头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下半身,还没能男人惨叫出来,就听扑哧一声响。

紧接着,那个男的双眼瞳孔散大,无力的瘫在了一旁。

看到这一幕,萧七的眉头直皱,这里面,普通人根本毫无安全保障,就算有人死在这里,也不会引起大的骚动。

地狼一看画眉捏死了自己的猎物,接着她肯定要来找自己的麻烦,猛地扭头转身,闪电般抓向旁边的敖雪。

哪知道他的度快,有人比他更快。

萧七伸手拉起敖雪,间不容的把她拽到自己身旁,皱着眉头说:“麻烦越惹越多,走,去跟我抓几个异类去。”

“等一下。”

地狼一把抓了个空,微微一愣,迅闪身拦在萧七的面前。

这时,画眉也现了萧七,嘴角边逸出一丝笑意,也起身扭着水蛇腰,凑到萧七的身旁说:“小兄弟,地狼看上了你身边的小妹妹呢。这个地狼啊,凶的很,要不要姐姐帮忙啊。”

“喂,画眉姐,别墨迹了,把那个小妹妹给我抢回来。”

欲鬼冲着画眉低声喊了一句,接着又跑去一边给其他客人倒酒去了。

舞厅里气氛火爆热烈,声音震耳欲聋,就算萧七这边情势紧张,可是其他人压根就视而不见。

地狼拦在萧七的面前,阴森森的说:“小鬼,留下这个小妹妹,给我滚一边去。”

“咯咯,你看看,我说他凶的很吧。小兄弟,来姐姐这里亲热一下,姐姐就帮你把这个脏了吧唧的家伙赶走。”

“画眉,别再挑战老子的耐性。”地狼斜瞥了画眉一眼。

“呦,看你的样子,还真敢在这里动手啊。来啊,你试试。看看郑老板会不会把你的皮扒了。”

“少特么用郑家圳的名号来压我,老子来了半个月了,都没见他露过脸,没准已经死在哪个女鬼的肚皮上了。”

说完,地狼一脸的不耐烦,直接伸手就往敖雪的胸前抓去。

萧七脸上杀机一闪,猛地一脚踹出去,就听嘭的一声,地狼整个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

不过这家伙也算有点本事,飞到一半的时候,身子一扭,踉跄落地。

只是掉下去的地方,已经是舞池里了,他直接跟舞池里几个异类撞在一起,顿时引起了一片吵嚷声。

几乎是眨眼间,舞池里冲出好几个脸上画的花里胡哨的家伙,跟着地狼直接把萧七围在了中间。

“艹,地狼,你特么是不是泄多了,脚软了?被这么个小子就给踹飞了?”

“就是,这小子闻着一股人骚味儿,看着跟个臭民工似的,怎么进来的。”

“你还别说,他身旁这小妞不错。”

“恩,是我喜欢的类型。抢回去晚上耍耍。”

……

几个异类肆无忌惮的站在萧七面前,指着敖雪一脸贱笑。

敖雪的眼睛一直盯着这些人脖子下面的项链看,每个异类脖子上都有,接着扭头凑到萧七的耳边轻声说:“萧哥哥,这里的异类,脖子上都有一根项链,项链里闻着有种很熟悉的味道。”

“啊?什么味道啊?”

“有点像是鲲鹏的血的味道。”

萧七一愣,看着敖雪一脸馋样,难道她这是惦记着这些人脖子上的项链呢?

鲲鹏的血?

这可有点吓人了,鲲鹏那可是传说中凤育九雏之一,俗称金翅大鹏鸟,历来以龙为食,是龙族的天敌。

凡间怎么会有鲲鹏的血?

难道是高慕雅?如果她真的是金鼻白毛老鼠,是托塔李天王的义女,那托塔李天王给她弄点这宝贝下来,恐怕不是什么难事。

“小雪,你能确定那是鲲鹏的血的味道吗?”

“不太确定,味道有点像,可是不够纯净。所以我才想弄一根来看看。”

萧七点了点头,正想说话,突然心中一动,扭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通往二楼的楼梯处,一个昂藏大汗正阴沉着脸走下来。

一看到他,萧七就松了口气,冲敖雪微微一笑:“小雪,正主找到了,随你折腾吧,我把歌舞厅整个堵死。”

说完,暗中叫出四大神仆,让他们分散在四周,守住整个舞厅大楼。

当萧七和敖雪互相沟通的时候,围着两个人的那群异类也现了不对劲了,他们现围着的两个人,脸上丝毫看不出紧张害怕的神色,反而还在那窃窃私语。

刚刚被踹飞出去的地狼,惊疑不定的远远的站在后面,根本就不敢上前。

而一直惦记着萧七的画眉也神情紧张的往后退了好远。

这时,围在周围的其中一个异类,也是刚刚叫嚣最厉害的,想要把敖雪弄回去晚上爽一下的那个家伙,扭头冲着地狼问了一句:“喂,土狗,这俩……”

话刚说了一半,就现地狼面色剧变,吃惊的看着他的身后。

那个异类心里一哆嗦,猛地扭头往回看,脑袋刚转过去,就听到扑哧一声,紧接着又听到了一阵肌肉撕裂的声音。

下一刻,他现在自己的脑袋跟身体越离越远,又看到一双沾着血的嫩白小手,慢慢的从他脖子上,把那根项链拿走了。'

南阳市宛城区中医院
南昌大学上饶医院
长沙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深圳最好的治疗妇科医院
锦州牛皮癣十佳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