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我在军营里第一次流泪

2019-10-20 01:3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在军营里第一次流泪

1999年5月9日早上3点,BattleStation开始了。 我被当当的敲打声从梦中惊醒,刺眼的灯光把宿舍照得如同白昼。教官拿着一根棍子继续敲打着其他人的床铺。一个骨碌翻身下床,我发现每个人都在忙着穿衣服。 “快,快!你们有10分钟的时间准备,在外面集合!”教官说完就走出了宿舍。 60多个人在10分钟内上厕所,洗漱,整装

,够大家手忙脚乱的。整个班的人都陷入一种强烈的兴奋状态。 24小时内必须完成的7项任务一一展开 首先是搬炸药:需要把炸药搬运到壕沟里,还要在凌晨微弱的光线中不断摸索向前,往返多次之中还要随时注意标识的变化。 补漏水:假定船舱有漏洞,为了防止继续进水,要快速填充沙包等物体。 灭火:在岸上用一辆专用的消防车,冲着船体灭火。小组里每个人站在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分工,有人抱住水管,有人瞄准火苗。我第一次抱住那种专用灭火的水管,才发现一旦拉动起来,作用力特别巨大! 救人、逃生:在类似炮艇的地方,从浓烟密布的船舱底部快速逃跑或救人,同时还要负重上岸或者在地下通道匍匐爬行。 甲板作业:这绝对是技术活儿,要远距离扔出缆绳固定船体,加上其他一些操作,比如放下救生艇等,相对来说更难一点。其他项目则更需要体力,什么浓烟啊、奔跑啊我都觉得无所谓,有的同组女兵会觉得费劲,我们男兵还要帮忙,比如帮她背负重背包,或者遇到障碍时扶她穿越之类的。 找路线:我就差点栽在这一关上面!那是一种模拟实战的演习,一开始我们在地沟中匍匐前进,许久之后重见天日时,我发现自己跟丢了队伍,怎么也回忆不起教官说过的路线

!也许他用极快的语速下达命令时我就没弄懂,该死!现在该怎么办?我命令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寻找蛛丝马迹。最终还是兄弟组经过,为我指了一个可能的方向,我拼命地追赶才算没有惹出更大的麻烦

。 这7项任务的每一项都会有一个教官在场检查,只有他说OK了才能继续下一项。我认为这些项目基本上大家都能通过,除非自己挺不住而退出。但没想到的是,我们班有3个人没有挺过去,黯然离开了军营。另一个班还有一个自杀听到这个消息

,我们震惊了!教官拿他当反面教材教育我们,镇定地说了两句话:不要这样。这样不好。 在每周日例行举行的“礼拜”里,主教进行了一次极富感染性和煽动性的讲道。 伴着神圣而轻柔的圣经音乐,许多人手中紧握着家人的信以及女友、老婆的照片,哭成一片。原本并不信仰基督教的我,在那种气氛的感染下,也和大家一样跪倒在


贵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贵阳重点癫痫医院
贵阳癫痫病专家咨询
南阳治疗前列腺炎最好的男科医院
遵义癫痫医院哪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