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真尊传 第二百八十九章 天马的愿望

2020-01-16 23:29: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真尊传 第二百八十九章 天马的愿望

“我们被捉到了这里之后,用尽了一切的办法,想要逃出这里,可是无论我怎么做,这座妖塔还是那样,一动不动,我们越是反抗,妖塔镇压的力道就更加恐怖,最后,我都直接放弃了,”

“而那些蛟龙还是不肯死心,一直撞击着巨塔,每天都鬼哭狼嚎的,最后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不耐烦了,然后就出手镇压住它们,你看现在他们现在都是在外面被锁链封锁住,连行动都受到了限制,”

“我真的不敢再反抗了,我老了,还有很多族人,只要我安分守己,我的族人们就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虽然被禁锢自由,可是最起码还活着,还有希望,”

老天马声泪俱下,回忆了它的伤心往事,每说一句,心中都不由得悲伤一声,悲伤的气息回荡在周围,感染了远处了南语冰她们,尽管他们不知道秦风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那股悲伤的气息,站得远远的他们都能够感受到,心中自然而然涌出了一股同情,

秦风微微看着它,不说话,也不表示什么,静静的听着天马述说,十年,百年,老天马从一开始的进入妖塔之后,一直说到了现在,其中他经过了很多次的晃动,每一次都有那么几个幸运的人类或者妖兽进來,可是都是毫无意外都死在了最后的一层,

它也只是从上方传出來的惨叫声推断出阿里,每一次都伴随着惨叫声,惨叫声断了之后,妖塔也回到了最初的模样,不再晃动,所有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妖塔回到了它原來的那个地方,外面的蛟龙也收了回來,他的族人都回到了这里,诉说着周围的一幕幕,天马从它们的话语中,了解到了更多,因为它在这里沒有什么诡异的动静,所以妖塔的主人,对于天马,是不管不问的,任由它自由活动,

不像那些蛟龙,即使是回到了妖塔里面都依然被锁链封锁住,镇压住他们的行为,互相无法靠近,只能远远看着对方,

“我的族人们,虽然在禁锢之下,沒有多余的意识,可是他们还是会记得外面的一幕幕,每一次无数的人进來,最后出去的人都沒有一个,千百年來,都是一样,沒有变过,不知道他们都去哪里了,死了还是……,”

“而之前进去的人是,好像是十年前,那时候也有几个人类从我这里进去,最后我也只是听到了隐约的惨叫声,然后就都死了,不知道他们在最后一层到底遇到什么危险,不过奇怪的是,他们在死之前,那股气息都会出來,沒有一次例外,”

“所以,我推测,他们应该都是死在了那股气息下,至于那股气息在最后一层的哪个地方,是什么样子,或者是上面都有些什么样子的存在,我就不可得知了,”

“你也知道的,我们在这一层地方,只能待在这一层,要是随便进去另外一层,除了死,就沒有其他的,我知道的也就那么多,”

天马把它所知道的,和听到的都告诉了秦风,憋在心中那么多年的话语,它今天都一次性说了出來,身体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就好像是你有一个秘密,一直都藏在心中,沒有告诉被人,也不能分享,一天到晚都怕别人知道了,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现在你知道了上面的危险,你们还上去吗,”

“我们不上去,难道你知道出去的办法吗,”

秦风好笑看着他,取笑道:“你要是有出去的办法,我也乐意,明知道上面危险,我又怎么会上去呢,这不是纯粹找死吗,你说是不是啊,”

“哈哈,你说笑了,要是可以出去的话,我早就走了,哪里还能得等到现在,”

天马自我嘲笑,它就是什么办法都沒有,才会让秦风上去试试,毕竟秦风他们一行人是第一个发现他们的,不像那些人,被贪婪迷惑了双眼,看到了门户就上去,根本就不能冷静一番,思考一番,

见了就上,最后还不是都化作了别人的嫁衣,不但什么都沒捞到,反而丢了尔等卿卿性命,

“照你这么说,所有的危险都在最后一层,那么下一层又是什么,”

“下一层,你们也不用担心,它们会让你们走的,它们恨不得有人上去,不会妨碍你,不过你们要担心最后一层,过了,你们就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妖塔,不过,你们只能乖乖接受命运的审判吧,”

天马脸色灰暗,最后一层,对他來说是一个噩梦,一个永远挥洒不去的噩梦,不知道埋葬了多少的人,妖兽,上去,它是不会有这个念头的了,它现在想的是,安安静静度过一生,只要它的族人都沒事,它就放心了,

“那你知道这座妖塔的來历吗,”

秦风问出了一个他关心的问題,想要夺取这座妖塔,秦风又怕这座妖塔是什么大门派,或者那些隐世家族的宝物,即使是到手了,也是一个烫手芋头,甩不掉,吞不下,

与其这样提心吊胆过日子,秦风还是先问一下,好一点,虽然他不怕那些人找他的麻烦,可是秦风怕他们找他家人的麻烦,到时候,就真的是追悔莫及了,

“这座妖塔的來历,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是那个真君的吧,我沒体内敢说过那个门派中有这么一座妖塔,你不会是打它的主意吧,”

“都來到了宝山,你觉得我会空手而回吗,白白的便宜,你们都拿不走,那就是我的了,”

早就在打妖塔的注意的秦风,听到了这妖塔是一座无人之宝,心中的那丝担心放松了下來,那个真君直接就被秦风忽略了,只剩下一道灵魂体的真君,在他眼中什么都是,玄天魂火的威力不是摆设的,不要说他是真君了,即使再高上那么两个层次,拥有玄天魂火的秦风也不惧怕,

你真人來了,秦风大不了就逃呗,灵魂体要是敢來,我就让你有來无回,

“人类小子,你是不是胆子太大了,现在你都不知道后面会遇到什么危险,就又开始打起了妖塔的注意,你想要死,你自己去,不要带上我,我还不想死呢,”

废话,它哪里还敢站在秦风的身边,要是被这座妖塔的主人知道的话,它不是要惨了,

“死,你也太瞧得起他们了吧,能够杀死我的人有很多,可是恐怕不会是这里,”

保命,秦风可以说是绝对有自信的,其他的方面秦风不敢说,保命这样重要的东西,秦风最注意了,有了寸步这样灵活的步伐,坚硬如铁的身体,想要保命绰绰有余,

“人类小子,你还是太年轻了,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那时候你后悔都來不及了,”

“听握一句劝告吧,不要盲目自信,”

“呵呵,”

秦风微微一笑,沒有反驳他的话,是自信还是盲目,秦风都不需要解释,他知道就行,管他其他人什么看法,

“人类小子,哎……,”

老天马从秦风不以为意的颜色中就看出來了,他听不进去自己的话,感叹一声,也不再多说,再说下去,就有点惹人讨厌了,

“你老有沒有什么未完成的愿望,现在说出來,说不定小子真的那么好运气,逃脱出去了,顺便实现你老的愿望,算是当做你的报酬,”

“你小子,哎,”

“真的沒有愿望吗,”

“算了,你小子,老夫也沒有什么奢望,如果逃脱了妖塔的掌控,到时候,就请你去东荒中的极尽深林的天马部落看一下吧,老夫就这个愿望了,”

天马也不说什么把它和它的族人也救出去,秦风他们能不能出去都是一个问題,最后一层,凭借秦风他们的那些实力,还是有点微不足道,

尽管秦风很诡异,可是上面那一层不是说过就能过,不知道有多少的自己的人,度觉得自己可以出去,最后呢,还不是都化作了一抔黄土,

天马把这些事情都告诉秦风,虽然大多数都是看在了那丝气息上,还不如说是为了补偿秦风把它认出來的一种交易,该说的都说了,成不成不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天马告诉了秦风一切之后,等待了一阵子,秦风沒有什么要问的,也沒什么话可说,它抬起了四肢,一步一步踏起,雾气又出现在他的四肢之下,腾飞起來它的雪白的身躯,一直到了雾气的深处,影子慢慢变淡,淡出了众人的视线,再看上去的时候,已经是朦朦胧胧一片,

天马消失了,秦风也站起來,凝重看着上空,最后的顶层,口中喃喃道:“我來了,”

四人帮,南语冰她们都迅速來到了秦风的身边,看着秦风出身的身影,站在后面,不打扰秦风,静静等待着,秦风回过神來,挥手道:“我们走吧,”

“是,少爷(秦风,秦风哥哥,)”

秦风他们拖着长长的影子消失在门户上,雾气的上空呈现出了一个身影,一匹雪白的天马看着秦风他们远去的背影,淡淡道:“真希望他们能够出去,”

然后身影一抹,隐匿入朦胧的雾气中,留下了淡淡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第七层,

南京骨科医院在线挂号
北京国仁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宝鸡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黑龙江白癜风怎么治疗
汕头妇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