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53章 针锋相对

2020-01-16 21:4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53章 针锋相对

孙家族宅,家族医院内,一张病床上,落生浑身上下裹着白布和夹木板,挂着氧气,生死不知,两名西医和几名护士正在做最后的抢救。

而在医院的外面院子里,一张床上,用白布蒙着,显然是死得很惨的孙家力士,孙家的一干族人有的在医院外面窃窃私语,有的则低声交流,暗潮涌动。

除了孙家的人,其他姓氏的侉依族人先后急匆匆的赶来,熬煮的腊八粥出了事,这个消息是瞒不住的。

偏偏,‘罪魁祸首’的罗魔和金银二老,不见踪影,孙尚文的老管家正在苦口婆心的稳定局势。

孙尚文不愧是一只老狐狸,虽然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吐了几口血,但他现在站在医院门口,脸上看不出有任何情绪,直筒的袖子里,他的手指偶尔跳动几下,内心不似他表面那么平静。

当孙尚文看见里面两名西医微微摇头,收起听诊器时,孙尚文的眉头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他不动声色,走进去,用铁片摩擦般沙哑的声音说道:“如何?”

西医摇了摇头,“肋骨断了五根,右手粉碎性骨折,内脏出血,怕是坚持不了几个小时了。”

“全力抢救。”

孙尚文抬了抬手指。

“是。”

说话的西医走进去,他很明白全力抢救的另一层含义。

另外一名西医姓孙,他左右看了看,低声道:“二哥,落暮秋只有一个儿子,这下麻烦了。”

“我们孙家,不一样搭了一个人进去吗?”孙尚文脸色变得铁青,随后露出疯狂之色,“一会落暮秋来,你们一口咬定,是他的儿子挑衅罗魔少主……”

不等孙尚文的话说完,院子的大门‘嘭’的一声巨响,被人强行踹开,只见十几个人急匆匆地从门外走进来,深色不善。

尤其是走在前面的落暮秋,穿着一件长长的风衣,厚底的长筒皮鞋游亮亮的发光,身材高大,眉毛泛红,光亮的头极具辨识度,五官略凶,不怒自威。

除他之外,陈帆喝咖啡那个店的店主余烈同样气势很足,嘴里叼着特殊的烟杆,里面有青烟冒出,和落暮秋走得很近,显然关系非同一般。

其余的人穿着略显怪异,都是民服,有的头上还系着黑色的布带,或是身上的衣服,绣有七八个不对称的古怪兜包。

这些人的共同点,都是在袖口的下方,刺着‘日’或者‘月’图案。

侉依族的十几姓族当家的,一起来到孙家!

不等孙尚文走出门口迎接,落暮秋便大吼一声:“孙老二,我儿子呢?在哪!!”

“暮秋兄……稍安勿躁。”

孙尚文连忙走出去,落暮秋身后跟着的一名男子偷偷去揭开白布下的遗体,微微向落暮秋摇头。

落暮秋眼中急躁的怒火并没有消去多少,风衣随着身体摆动,“我儿子呢!!”

“暮秋兄,别急,落小侄在里面,正在抢救,需要安静。”孙尚文脸上云淡风轻,仿佛事情一点也不严重,而是趁机向其他人拱手,“余兄,景兄,诸位当家的……我们换个地方。”

可是,孙尚文的动作,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回应,尤其是余烈,他亲自去验尸之后,眉头皱起来,“孙尚文,听说煮的粥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

孙尚文还没开口解释,就见进入房间的落暮秋高大的身影快步走出来,一双眼睛腥红,一把揪住孙尚文的衣领,“孙老二,你特么还愣着干什么,我儿子要死在孙家,你们玩大了,你是中医,还不快去救我儿子!!”

“暮秋兄,莫急!”

孙尚文眸子深处闪过一丝阴冷,脸上却极力的保持着客气的歉意。

“爸,我哥怎么了?”

一道急切的女声打破了僵住的场景,落暮秋看一眼急匆匆出现的女儿,脸上的怒火稍减,松开孙尚文的衣领,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伊芙,去看看你哥吧……”

落伊芙听见父亲的话,脸色一白,急匆匆的往里面走去。

至于跟随而来的陈帆,孙尚美和朱婶,落暮秋根本就没心思去关注。

但是,孙尚文不一样,孙尚美出现的第一时间,他就注意到了跟在一旁的陈帆,他眼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捏在袖子里的拳头,咯咯作响。

“我们又见面了。”

陈帆大有深意的笑了笑。

“好,很好,孙家对陈先生的到来,欢迎之至,欢迎之至,来人,请这位陈先生到客厅休息!”

孙尚文咬牙说道,他把请和休息的语气加重,他的人,不可能领悟不到真正的意思。

陈帆和孙尚文两人的对话,立即引来十几个家主的注意,可他们一看陈帆很年轻,又出现在孙尚美的身边,下意识地把陈帆想成某个追求孙尚美的公子哥,而孙尚美和孙尚文的恩怨,其他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担忧儿子的落暮秋可没心思细想这些弯弯绕绕,他再一次抓住孙尚文的衣领,眼中带着无尽的怒意,但几秒后,他却话语一软,带着哽咽,“孙尚文,我求求你,救救我落某的儿子!求求你了!”

“哼!”

孙尚文后退一步,脸色微沉,他何尝不想救,落生送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观察过,以他的能力,根本无能为力,现在的落生,全凭一口气在撑着。

不过他的目光在陈帆身上瞄一眼之后,嘴角露出一抹阴笑,“暮秋兄,你求我……我也无能为力,不过,这位陈先生,可是一位高明的中医,若是由他出手的话,或许能妙手回春啊。”

“嗯?”落暮秋瞥一眼陈帆,面无表情,陈帆整个人,根本没有进入到他眼里,反倒是孙尚文的话,让他瞬间绝望起来,“孙老二,你应该明白,我们这么多人来,可不是因为熬煮的粥被你搞砸了那么简单,你干了什么好事,你难道不明白吗?你难道忘了侉依族的族规了吗?”

“哼,是你儿子挑衅,不知死活去惹的罗少主,至于族规……呵呵,落兄,你难道忘了,我们孙家,在隐门也是有势力的,那些规矩,约束不了我们孙家!!”孙尚文冷笑起来,“你若是不服气,大可以亲自去找他们,我想,他们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本章完)

湘乡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市密云县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癫痫病治疗费用
江西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营口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