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超神幼稚园一百七十七章把山撞塌

2020-01-24 10:5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神幼稚园 一百七十七章 把山撞塌

苟日天刚准备回去叫人来帮忙,一回头,愣住了。

路呢?进来的路呢?

之前就觉得这个山谷有点小的夸张了,蛮迷你的,入口和他们现在所在的大树,相距不过十来米的距离,可是这么一回头,却发现进来的那条小路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面好无缝隙的山壁。

苟日天咽了口口水,急的尾巴乱摇,一阵小跑跑回去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路果然没了。不仅来处没有路,他绕着山谷跑了一圈,哪里有什么出口这种东西,四面都是光秃秃的山。

“要冷静,要冷静!”

苟日天呼呼呼的喘着粗气,一边警惕的周围,防止随时有‘敌人’出现,一边尽量的让情绪平复下来,开动脑经想办法。

在幼稚园得几个妖怪当中,论聪明程度其实苟日天并不差,在人类社会长大的狗妖缺乏了点野生妖怪的灵性,但是去有股子在社会里历练出来的机灵劲,想了半分钟,还真跟他想出来一个主意。

姜轩他们被困在大树上,只要大树倒了,他们就有可能脱困,而大树靠近地面的地方显然没有什么猫腻……

苟日天也豁出去了,死马当活马医,啃吧。

“啊呜!”妖气鼓动,全部集中在牙齿上,张开大嘴,啊呜一口,在大树上咬下来一大口。

一口一口接着一口,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咬上个两三千口,大树也就被咬到了,就是不知道这一嘴狗牙能不能支撑到那个时候……

……

大树上,姜轩像死狗一样和自己看到的那具‘自己的尸体’并排趴着,眼皮沉沉的,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一个人,一具干尸,其实都是他自己,两个眼睛,两个干枯的眼眶,大眼瞪小眼,都一动不动。

这样趴着好像也蛮舒服的,一点儿都不累,也不要去考虑任何烦心事,眼皮一点点发沉,脑子发晕,都快趴睡着了。

就在这时候,一丝甜甜的味道从嘴角泛出来,还带着一股奶香,本来这种甜甜的滋味更容易让人犯困,可是这股带着奶香的甜味却像一股说不清的能量,在姜轩的脑子里微微刺了一下。

不用多,就这么微微一刺,姜轩忽然就清醒过来。

“我草,这不对啊,从哪冒出来一具和我一模一样的干尸?!”他的大脑重新恢复了正常运转,悚然而惊,要是这样睡下去,岂不是会活活睡死了。

再说了,我还活着在呢,从哪来的一个死了的我?

开什么玩笑!

说来也奇怪,这样一动念,眼前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尸体竟然立刻消失不见了,好像从来没出现过。

眼看豁然开朗,周围哪里还是什么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巨树,自己正站在一根树杈上,摇摇欲坠,大树还是之前的大树,阳光从头顶照下来,树顶触手可及,下面几米开外就是地面。

不远处的下方,传来‘哈哈哈,好好吃啊’的傻笑声,还有‘嘿嘿嘿’的呵斥,其中还夹在着很悉悉索索的动静,像是老鼠在磨牙。

低头一看,嫦小兔一手拿着一根长满树叶的大树枝,一手拿着一把树叶,轮番朝最里面塞,吃得津津有味。

姜硬站在距离地面两米多点一根光秃秃的树梢上,原地乱挥王八拳,打得浑身都是汗。

最下方,苟日天就跟魔障了似的在啃大树,大树已经被啃出来二三十公分的一个大缺口。

“呜……太硬了,日你娘,被老子抓住,老子要干翻你啊……呸呸呸……”苟日天一边啃大树,还一边骂三字经。

就没听说过被迷惑了还知道骂娘的,姜轩微微一愣,试探着叫了声:“苟日天……”

“叫你妈呀,老子正忙着呢……”苟日天下意识的回了一句,说到一半,愣住了,一点点抬起头,朝上面看过去。

“你嘴巴放干净点啊!”姜轩在树上瞪了他一眼,看样子,他还真没中招。

“园长,你……你清醒了?”苟日天又惊又喜的问。

“废话,刚才怎么回事到底?”姜轩问。

“哎妈呀可算保住了我这一口狗牙,都快松动了。”苟日天都快哭了,咬了这么久,牙齿都松动了,感觉又疼又酸,浑身的妖气也用掉了一小半,而把大树啃倒似乎还遥遥无期,老天保佑姜轩及时的清醒了过来。

“快说,到底怎么了?”姜轩看着在下面魔怔中的嫦小兔和姜硬,问。

苟日天几句户简明扼要的把事情经过说了。

“我明白了,这次集体中招!”姜轩恍然大悟,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根本没有什么参天大树和死人,从始至终,自己一行人都在这棵不算高的树上倒腾着。

那股甜甜的味道,好像是祁韵临走之前,给自己吃的那颗奶糖的味道。

那个奶糖果然有问题,就是被这个甜味一刺激,自己才醒了过来。

可是,嫦小兔、姜硬也吃过奶糖,为什么奶糖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次,对他们两却不起作用?难道就像祁韵说得,奶糖才‘研发’出来,不保证功效,他们只是试验品?

不过这不是当务之急,姜轩先顺着树朝下爬了一截。

“小兔,别他么吃了,你看看你肚子都涨得好大。”姜轩抓住了嫦小兔得手腕子,皱皱眉头,这傻兔子吃了多少树枝树叶?肚子都涨圆了,跟怀孕了似的,作孽啊简直。

嫦小兔却浑然不觉,继续要吃,手上的力气大极了,姜轩差点没拉住她的手。

姜轩手一挥,把嫦小兔从树上丢下去,嫦小兔摔了一个屁墩,一屁股坐在地上。

“嗯?”离开了大树的范围,嫦小兔好像有点回过神来了,眼睛渐渐恢复正常,有了光芒,愣愣的四周看看,嘀咕说:“咦?怎么回事,我肚子好涨哦……”

果然有效,姜轩又如法炮制,一脚给正在原地打拳的姜硬踹了下去。

“师尊,我们中招了!”姜硬反应很快,一离开大树,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姜轩顺着树爬了下来,“你们三还好吧,没受伤吧?”

“我牙疼!”苟日天哭丧着的脸说。

“我肚子好涨!”嫦小兔愁眉苦脸得说。

“我还好。”姜硬皱了皱眉头,满头大汗:“可是好像有点脱力了……”不脱力才怪,他在树上浑身妖气鼓荡,打了个把小时的拳,一身妖气都消耗掉了七七八八。

这么一闹,这个抓妖怪小分队,妖怪的影子都没看见,却先已经成了一伙残兵败将,一个个有气无力霜打茄子似的。

“园长,路没了!”苟日天又提出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回去的路不见了,这次想撤也撤不走。

姜轩想了想,忽然乐了,哈哈一笑:“路没了就对了!”

“为什么?”苟日天和嫦小兔都是一愣,路没了怎么就对了?都没退路了,而且搞到现在,连对手的影子都没见到,一直处于被动。

姜硬却跟着点头:“师尊说得对,路没了,就意味着我们来的路,也是幻像!”

来的路虽然不宽不长,可也是一条正儿八经的‘小峡谷’,一时半会间怎么可能说没就没呢,只有一种可能,这条路压根就是假的,就是不存在的!

“那更麻烦呀!”苟日天原地打了个转,“你们看你们看,周围都是山,没有路的话我们根本出不去!”

“可以一点点爬上去!”嫦小兔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山崖,并不算高,四五层楼的样子,比那颗大树稍微高那么一点点而已,他们都是妖怪,姜轩也不算正常人,小心点,应该可以手动攀爬离开。

“不对。”姜轩摇摇头,望着四周,忽然淡淡一笑,平静的说:“我明白了,咱们还是在中招状态,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不会吧!”嫦小兔吃惊,这么大的一个幻像?需要多少妖力才能做到?

她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在嘴角咬了咬,涩涩的,有枝叶,不像是假的。之前遇到的所有幻像,包括那些拦截他们的动物也好,刚才树上的幻觉也罢,都是镜花水月,只要有外力一碰,很轻易就打破了。

而他们现在处在的这个山谷,山谷里的一切,却都是实实在在的呀。

“那只能说,咱们的对手很厉害,能把幻像造的栩栩如生。”姜轩指着来的方向,平静的说:“如果那条路是幻像,而这个山谷不是幻像,那你们想想,我们是怎么进来的呢?”

这么一说,嫦小兔他们恍然大悟。

对啊,要是没有路,怎么进这个四周封闭的山谷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从山崖上直接摔下来的,可问题是,这些山崖不算高,却也有四五层楼都不止,就这么毫无察觉的摔下来,就算摔不死他们,绝对也会受重伤。

可是他们平平安安的就这么进来的,什么事都没有,那就只能说明一点,周围得山谷,也是假的!

“嘿嘿,真是一个狡猾的对手,先用这棵大树吸引我们爬上去中招,还留下了山谷这个后手,如果咱们真的以为自己被困住了,那么也许我们就真的要被困在这里。”

姜轩拍了拍姜硬得肩膀:“姜硬,你还能妖化嘛?”

“还可以坚持一会!”姜硬点头。

“妖化,然后用铁山靠去狠狠的撞山!”姜轩正色说:“我要你把这山给撞塌!”

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医院
连江县中医院
吉林牛皮癣医院地点
日照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山东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