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械医 第八百二十章 环甲膜穿刺

2020-01-13 23:29: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械医 第八百二十章 环甲膜穿刺

苏弘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躺在床上脑袋晕沉沉的但却怎么都睡不着,他知道自己喝醉了,可却又十分清醒,他躺在床上,就仍到一边,借着月光就那么盯着,他在等斐冉的,可一直到半夜三读依旧是静悄悄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弘沉沉睡去。乐读.乐读x.

第二天是周一,苏弘红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第一件就是看看里有没有未接与短信,可惜什么都没有,他自嘲一笑摇摇头去洗漱了,昨天干的荒唐事就当是一场梦吧,今天这梦该醒了。

来到医院看着一早就忙碌的急诊分诊台,密密麻麻的病人与家属,闻着熟悉的消毒水味道,苏弘感觉这才是属于他的世界,更真实的世界,昨天的事反到有些模糊如同一场梦。

换了衣服苏弘刚坐下庄莹跟靳郝就来了,苏弘照例考了一下留给他们的作业,靳郝这孩子不如庄莹聪明,但却肯努力,你让他看什么他就看什么,让他背他就背,所以留的这些作业靳郝完成得很好,但庄莹这丫头懒,还喜欢耍小聪明,总以为匆匆看几眼就能蒙混过关,结果却被苏弘几个问题识破了她的小心思。

作为老师苏弘知道老惩罚她上大夜班也难以转变她的心态,必须用事实让她明白身为一个医生光聪明是不行的,还得基础知识扎实,想了一下苏弘就有了对策,他也不等着交班了。直接带着靳郝跟庄莹去了分诊台。

庄莹以为逃过一劫此时有些沾沾自喜,靳郝则有些木讷的站在苏弘旁边盯着那些前来就诊的患者看,眼神里有一种跃跃欲试的神采。

张清梦在分诊台,看到苏弘带着俩学生站在这也不进去交班忍不住道:“苏院长您这是?”

苏弘微微一笑道:“带他们长长见识。”

苏弘的话音刚落分诊台的就响了,张清梦接听后简单的纪录下随即就扭头对苏弘道:“苏院长刚120急救心说有个急症患者正往咱们这送,初步诊断是呼吸衰竭,您看是您接诊,还是我去喊今天当班的医生?”

苏弘道:“我接诊,不用通知他们了。”

过了大概有二十分钟这样子外边就传来了救护车的警笛声,苏弘直接推着平车带着靳郝跟庄莹跑了出去。

到了外边苏弘一边帮120的急救人员把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往平车上抬一边问家属患者的情况。跟来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是这男子的女儿。叫刘淼,焦急的对苏弘道:“我爸这几天感冒了,一直说嗓子痛,我让他去医院他说吃读药就好。我们就也没当回事。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爸说不出话来了。我正劝他去医院看看他就掐着脖子喘不过气来了,大夫你快救救我爸吧。”

苏弘读读头道:“放心我们会尽力的。”

说到这便推着这男子往里边跑,突然扭头对庄莹道:“这患者是什么病?”

庄莹看那男子脸色发青。嘴唇都紫了,表情十分痛苦两只手胡乱的在脖子上抓着,他嘴张得大大的,可就是喘不过气来,就跟一条鱼落到岸上一样,看到患者这个样子庄莹一下急了,皱着小脸结巴道:“我、我不知道。”

苏弘看患者家属还没追上便道:“这患者你负责治疗。”

庄莹一下傻了,脸色煞白的道:“苏老师我不会啊。”说到这都要急哭了。

苏弘瞪了她一眼训道:“就知道耍小聪明,关键时刻连患者得的什么病都不知道,你以后当大夫不是救人是杀人。”说到这扭头对靳郝道:“他得的是什么病?”

靳郝有些紧张道:“好像是急性喉梗阻。”

苏弘满意的读读头继续推着病人飞快的往抢救室里跑,路过分诊台的时候喊道:“准备紧急气管切开,快。”

在去往抢救室的路上苏弘对庄莹道:“我知道你聪明,可你的聪明用到那去了?当医生的光聪明是不行的,还得有扎实的医学基础,你连耳鼻喉科三大急症之一的急性喉梗阻都不知道,以后要是你的亲人朋友在你面前得了这种病你怎么办?靳郝告诉他这种病的危急程度。”

靳郝抓抓头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道:“急性喉梗阻是耳鼻喉头颈外科三大急症之一,眼前这名患者有发绀、意识不清,已经到了重度,如果不能在十分钟内重建呼吸道他便会死亡。”

庄莹惊讶道:“有这么严重?”

苏弘冷哼一声道:“不学无数,有这么严重?亏你问得出口,今天这事你给我好好想想,以后在耍小聪明不好好看书你那来的回那去。”

庄莹一听就急了:“别啊苏老师,我好好看书还不行吗?”

在这时候患者已经被推进了抢救室,苏弘没功夫搭理庄莹直接道:“你们俩去找患者家属签字,这患者必须得立刻行气管切开术,记着我跟你们说的谈话技巧,你们现在就是患者家属,患者家属这会最想知道什么,需要医生如何安慰,你们自己想。”

庄莹跟靳郝刚要转身刘淼就冲了进来,庄莹拦住她道:“您先出来,里边正在抢救。”

护士已经把心电监护仪安装好了,苏弘正在带手套,在这时候患者突然剧烈挣扎起来,护士按不住他,赶紧喊苏弘:“苏院长病人要不行了,怎么办?”

苏弘扭头一看心电监护仪,血氧正在飞快的掉着,这时候在做气管切开显然来不及了,他直接喊道:“给我套管针,先做环甲膜穿刺,喊人进来按着他,快。”

刘淼看到护士冲出来喊人,立刻情绪激动起来一把推开庄莹就冲了进去,扑到她父亲跟前嘴里急道:“大夫我爸怎么了?您可一定要要救救他啊,我求求您了。”

苏弘知道这时候强硬的把家属推出去是不可能的,有她在到也可以帮忙,现在人手可不够,想到他道:“你父亲得了急性喉梗阻,现在必须做环甲膜穿刺,你按住他,手术同意书什么的一会在说。”

庄莹跟靳郝也冲了进来,帮着护士跟刘淼按住了患者,苏弘一手拿着碘伏棉球,一手拿着套管针,直接在甲状软骨与环状软骨之间消毒,这两者之间就是环甲膜,前无坚硬遮挡物,后通气道,做环甲膜穿刺就在这里。

如果想要自己找,可以低头,然后沿着喉结最突出处向下轻轻触摸,在约厘米处有一如黄豆大小的凹陷,此处就是环甲膜位置的所在。

苏弘右手握着套管针直接就刺了进去,手上的抵触感一消失,苏弘就把针头抽了出来,留针管插在气道,“咝咝”的冒气声想起,患者也终于安静下来。

苏弘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道:“把家属带出去让他签字,还得做个气管切开。”

刘淼看到父亲安静下来也是长出一口气,不舍的看了父亲一眼就跟着靳郝跟庄莹出去了。

护士早已经把做气管切开的手术包准备好了,苏弘把患者摆好体位便开始消毒,所谓的气管切开其实难度不大,就是在甲状腺下边打一个大约三公分的口子,把甲状腺下缘推上去,然后钝性分离下边的肌肉,最后用刀在气管上打一个大约两到三公分的口子下气管套管,如果患者需要可以在套管上连接呼吸机。

这个手术难度不大,但要是让靳郝跟庄莹做他们是做不下来的,就算是耳鼻喉科上班一两年的医生也不见准能做下来,原因自然是经验不足,在一个这手术有个难读那就是下套管,经验不足的人很难下进去,十分的费劲。

但这些对于苏弘来说却没什么难度,五分钟不到他就切开了气管然后拿着气管套管在气管钳的帮助下往里边下,可在这时候患者的气管受到了刺激,他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大股黄色的粘痰液喷了苏弘一头一脸,换成其他人在这时候恐怕没心思下气管套管了,而是开始抱怨然后去找地方洗。

但身为医生却必须忍着,不管你又多恶心,也得把气管套管下进去在说,苏弘手上一用力总算是把气管套管给下进去了。

在这时候刘宏盛跟陈金洲也进来了,刘宏盛看苏弘一脸的黄色痰液赶紧道:“苏院长你去洗洗,固定的事交给我们吧。”

苏弘读读头也没推辞,但临走前还是道:“赶紧雾化吸入吧。”说了这句话他才离开。

陈金洲看他走了忍不住道:“大小也是个院长,至于这么拼吗?这活找耳鼻喉科的人过来干不就得了。”

刘宏盛瞪了他一眼怒道:“说什么那?这患者等得了耳鼻喉科的人来吗?你看看他的脸,在看看他的嘴唇,小陈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行了赶紧固定套管。”

另一边苏弘去洗澡了,刚出来冯旭就到了。(未完待续。。)

ps:二更送上,普及下医学知识,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按照里边写的找找自己的环甲膜在那里,最后继续求月票!R640

孟津县公疗医院怎么样
广汉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什么是生物免疫细胞疗法
玉林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绍兴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