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指间】春天里(小说)_a

2020-01-16 20:43: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走出大门,面对刚刚升起的旭日,满身疲惫的强子不由得舒展双臂,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一

走出大门,面对刚刚升起的旭日,满身疲惫的强子不由得舒展双臂,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从厂区到宿舍区,经过一个约百米长的甬道。强子每天就是沿着这条甬道走上好几个来回,有时是白天,有时是夜里。

这个时候,强子刚下夜班,在食堂匆忙吃了饭回宿舍睡觉。阳光撵着他健壮律动的后背,留下一个修长的影子锲而不舍。走着走着,强子突然止步,影子始料不及,撞到强子身上,又跌在地上。

一丝若有若无的花香吸引了强子,让他专注在前方的视线向甬道右侧转移。那是一排已经长成两人高的樱花树。这个时候,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一朵一朵,风姿绰约,像少女含嗔带笑的粉唇,在春风里微微摇曳。

春天这就来了?强子上前一步,站在树下,顺手拉过一支花儿,凝视片刻,随机又毫不怜惜地丢了开去。几片花瓣儿盛不起他的力量,晃晃悠悠地从眼前落下。他眯着眼睛,目光穿过这花儿,飞到了遥远的北方。

是啊,这妖娆的不知所愁的樱花,怎么能和家乡那漫山遍野的樱桃花相比呢?

强子的家在北方那个叫樱桃沟的小山村里。樱桃沟名副其实,家家户户门前房后,路旁沟垴,都是樱桃树。每到春天,樱桃花开,简直是一种壮观的美丽!成千上万的树,浓浓淡淡的花。每一朵花儿都将孕育成一颗玛瑙般剔透甜美的果实,又岂是眼前这华而不实的花儿所能比拟的?真是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强子,发啥呆呢?哈哈,成花痴了?”

不远处,一个女孩的调侃打断了强子的思绪。强子回头,是他的同事十一,也刚下了夜班,一脸的疲倦,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强子抬腿就走,却被十一喊住了,“强子,这花儿开得真好,来,帮我拍一个,”说着从兜里掏出手机递过来。

“要拍 ,我困着呢!”强子一点面子也没给十一,迈开大步就走了。身后的影子忙慌不迭地跟了上去。

“ 就 ,谁稀罕呀!”十一冲着强子的影子嘟哝着,然后在花下摆开了架势。

强子即使睡着,脸上的线条也是僵硬的,呈现出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峻冷来。近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想尽可能地抚平他微皱的眉头,最后终于放弃了,懒懒地停留在他结实宽阔的胸膛上不动了。

强子醒来的时候,又是满脸的泪水。这三年来,他一直睡得不踏实,而且老是做同样的梦。梦里是父亲那张愁苦的脸,是母亲歇斯底里的叫声,是哥哥血肉模糊的身体。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强子还是风华正茂的恰同学少年,意气风发地在一高校园里备战高考。刚刚的二练模拟成绩让他踌躇满志,超出二本十几分的他正要把这一喜讯分享给家人。电话打通了,但父亲并没有容他说话,只是简单告诉他:家里出事了,立即回去。

哥哥在城里给人家开挖掘机。夜里在山路上施工时侧翻,发生意外,当场死亡。车主闻听消息后不知所终。母亲经受不住噩耗,受了刺激,疯了。原本好好的一家人,因突来的变故陷入到地狱当中。强子和父亲一起,料理了哥哥的后事,再陪着母亲在医院中出入。等他回到学校,已经面临高考。

高考成绩揭晓,毫无意外的,强子没有能冲上一本,反而掉到了三本。当他的同学在集中精力填报志愿的时候,他已经收拾了行李,联系了中介,准备南下打工了。他不但没有足够的财力去缴纳三本高昂的学费,还得扛起这个家庭的责任,养活风烛残年的父亲和精神错乱的母亲。

强子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父亲哀哀的眼神。那眼神,是一把刀,一直刺在了强子的心里。让他每呼吸一次,就疼一次。

强子打工走时,父亲送他到村口等车。父子俩站在那儿,一高一低,一个强壮一个瘦弱。强子望着远方,眼睛里全是迷茫,父亲看着强子,眼睛里满是哀伤。两人谁也不说话,但都能感觉到离别的来临。

父亲说:“头一次出门,啥事要小心,别惹事,安全第一。”

强子说:“知道。”

“饭要吃饱。”

“知道”

“家里有我,你妈,就放心吧!”

“知道。”

“身体要紧,别光顾着挣钱。”

“知道。”

“安顿好了,给家打个电话。”

“知道。”

接下来是沉默。

“强子,”父亲犹豫了一会,轻声喊道。

“嗯。”强子答应,但视线依然飘忽在远处。

“不要怪爹。爹就是个农民,没本事挣钱供你,耽误了你的前程。”话到后头,哽咽了。

强子把胳膊搭在了父亲的肩上,简短地说:“没事,会好的。”

三年了,强子只回过一趟家。不是不想,是不能。父亲早些年在矿砂场打工落下了尘肺病,干不了重活,勉强经营着家里的几亩薄田。母亲发起疯来,又砸又打,几个人都控制不住,只有送精神病院,医药费也很可观。逢年过节,大部分人都回乡了,留下的人工资可以翻倍。与其浪费一笔开支为了几天的团圆,不如省下来寄回去更能发挥实际的作用。书上说,灾难可以让一个男人一夜间成熟。一夜虽然夸张了点,但强子明白,这话说得一点也没错。当他的哥哥变成后山的一堆土,当他把母亲送进市精神康复中心的大铁门里,他一下子从一个男孩变成了一个男人。

但是这梦,却一直跟着强子,不论他漂到哪儿。在梦里,母亲有时是正常的,像从前那样冲着他温柔地笑。有时候是疯的,披头散发,大喊大叫。还有哥哥,本来和他好好地说着话,突然就不见了,在他焦急地寻找时,眼前突然出现被挖掘机碾压的血肉模糊的样子。只有父亲,那双浑浊的眼,脸上哀哀愁苦的神情。每次醒来,他都满脸的泪。有时候,强子也纳闷,从来没有哭过的他,怎么会在梦里流泪?

醒了的强子在床上翻了个身。时间还早,他还想再睡一会。但电话响了。他从枕头下掏出来,是十一的。强子的眉头又皱了一下,接了。

“明天休息,咱们出去玩吧?”电话那头的十一很兴奋。

“不去。”

“去吧,到杭州快一年了,连西湖都没去过,多亏啊!”

“我明天有事。”

“不就是礼拜六做兼职嘛?少做一天死不了人!”十一明显的不满。

“不去。”

“求你了。我一个人去玩多没意思,一起去吧,好不好?”十一还在努力说服他。

强子干脆把电话挂了。他哪有心思去玩,他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挣钱,挣钱。

强子所工作的工厂,是专门做手机配件的,隶属于一家中外合资公司。管理还是比较规范的,除了给工人缴纳保险外,每周还能调休一天。强子利用调休的这一天,在市区的一家酒吧打工。

酒吧不大,但整体风格很雅致。进门一道玄关,上面雕刻着清风明月、一池春水。左侧一个椭圆形的吧台,调酒师兴致好的时候,会将调酒作为一项节目表演给大家。酒吧深处照例闪烁着昏暗而又暧昧的灯光,隐约能看出中间一个圆形的舞台,以及舞台周边隔成一个个空间的雅座。雅座后面再幽深处,则是酒吧VIP客人的包间。如果有歌手唱歌的话,那个舞台就是整个酒吧光线最强的地方。

强子已经换上了工作服,白衬衣、红领带、深蓝的马甲和西裤,这套行头比他自己的衣服精神多了。难怪他在酒吧里人缘很好,那些卖酒妹也都很喜欢和他搭讪。只是强子不苟言笑,无形中与众人拉开了距离。

酒吧营业时间从下午三点半开始,一直到夜里十二点。虽然挣得不多,但顾住一周的生活费还是没问题的,这样,强子在厂里的挣的钱基本就不用动了。

九点过后,客人渐渐多起来。强子也从最开始负责的一个雅座增加到两个,后来又到三个。一直到十一点前,他得不断听从客人的召唤,提供各种饮品和服务。偶尔有客人耍横,他还要接受人家的谩骂或无理取闹。不过时间久了,强子也习惯了。一般来酒吧玩耍的人,不是心情超级好就是心情特别糟,不管客人怎么说,他只要不辩解就是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快十点的时候,强子给三号台的客人送去一件啤酒,还未来得及打开,就见介绍他来这儿打工的老乡——酒吧领班急匆匆过来,说有急事找他,把他拽到了一边。

“啥事?”强子一头雾水。

“强子,帮忙,救个场。”老乡不容商量,拉着他就要走。

“啥?”强子没弄明白。老乡和他虽然是高中同学,但人家比他早两年就出来混了,啥啥都比他强。

“是这样,今晚来坐台的歌手刚打来电话,说感冒了,唱不了了。这时候了上哪找人去?经理急得跟坐油锅似的。记得高中迎新会上你不是唱了什么吗?我就跟经理推荐了你。权当救个急,我都打了包票了。”

“啊?”强子一愣,在这儿唱歌?万一唱砸了呢?

“啊什么啊!赶紧的,要是唱好了,不比你端茶送水挣得多呀!”

强子听到这话,不再坚持了。老乡也是好心,再说,介绍这份工作,老乡连一盒烟都没要他的。他没有理由拒绝。

乐声响起,强子出现在小小的聚光灯下。他坐在高脚椅上,两 叠,手里拿着麦,目光穿过下面影影绰绰的人影,不知落到了何处,脸上,仍是平静下掩藏不住的忧伤。

“凝视着此刻烂漫的春天,依然象那时温暖的模样。我剪去长发留起了胡须,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淌。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我把埋在,这春天里……”

一首《春天里》,没有唱出汪峰撕裂的悲伤,却透露着无尽的沧桑。连强子自己都没意识到,高中毕业后从不唱歌的他,竟然能将这首歌完整地唱出来。因为紧张,他几乎没看下面的观众,而是将目光投向虚无。但他的眼前,却清晰地浮现出一幅幅画面:烂若云霞的樱花林里他初恋的欢笑和眼泪;他疯癫的母亲隔着精神病院的铁栅栏向他伸出求救的双手;他佝偻着腰的父亲在那两亩薄田里挥着锄头的剪影……

掌声不算热烈,来酒吧买醉的人,歌声只是点缀。唱毕,强子谢幕。有服务生送上一支花儿,并给强子示意送花的人。强子知道,一支花儿代表着100元的收入。他向那个送花儿的人鞠躬致谢。那是个女的,强子没注意,在他唱歌当中,她盯着他,一脸的玩味。

强子知道十一喜欢他。

十一是个四川姑娘,带着川妹子特有的火辣和妩媚。自从在公司年庆晚会上,强子代表他们车间上台唱了一首老歌《橄榄树》后,这个叫十一的打工妹便注意上了他,并丝毫不掩饰对他的好感。十一和他在一个车间,而且还是一个班上的。两个人彼此也算了解。十一说话心直口快,办事风风火火,对人对事爱憎分明。但强子有自知之明,他既没精力也没心情,和十一谈情说爱。

几乎是相同的套路。在高一的迎新晚会上,强子代表新生上台唱了一首歌,这让他拥有了一批粉丝。小雪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们俩在一个班上,他是住校生,小雪是走读生。小雪经常从家里给他带吃的用的,他也经常给小雪讲题。从暗生情愫到相互表白,从羞怯牵手到海誓山盟。他们和所有初恋的人儿一样,经历了从甜蜜到困惑再到苦涩。高考结束,也意味着他们的恋情无果而终。小雪告诉强子,如果强子决定不上大学,那就意味着他们将来的距离只能越来越远。强子明白小雪的意思,他除了祝福还能说什么呢?

如今的十一宛然就是当年的小雪。如果十一知道强子家里的窘况,她还会一如既往的喜欢强子吗?喜欢很容易,但爱就很难了。强子不想做无谓的投入。既然不能善终,不如没有开始。

因为没有同伴,十一终究没有去西湖。但天性好动的她仍然没有闲着,和同伴上街逛了一天。礼拜一一上班,十一给强子发了个信息,说下班后在门口等他,有事商量。

一下班,强子老远就看见十一站在通往宿舍的那条甬道口,朝着他这边张望。他加快脚步赶过去,问十一啥事,这么着急忙慌的。

十一从背后拿出一个袋子,塞给强子,说:“给你的,回去试试,和卖家说好了,不合适可以换。”

袋子里装着一条牛仔裤和一件T恤,吊牌还没摘。

“这不换季了吗?也不贵,觉得合适,就买了。我可告诉你啊,女孩子送出去的东西,不收可是伤自尊的!”十一仿佛看透了强子的心思,笑嘻嘻地说。

强子拿着袋子,还真是为难了。要是真不收,估计十一就该恼了。

“我真有事跟你商量,”十一说。

“啥事?”强子问。

“我妈打电话,让我回去相亲。”十一一边说,一边看着强子的脸。

强子的眉梢似乎跳了一下,淡淡地说:“那是好事,迟早不得嫁人吗?赶紧挑个好点的。”

十一盯着强子,说:“我就挑你。”

强子没想到十一这么直接,一时语噎,半晌才反应过来,说:“一个河南,一个四川,太远啦!”

“那不是理由!我现在问你,到底对我有感觉没有?”

“你现实点好不好?感觉顶吃还是顶喝?赶紧听你妈的,回去找个好人家嫁了,比你找感觉实惠多了。”说完,强子把袋子往十一手里一塞,转身就走。

共 86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春天是浪漫的季节,春天蕴育着希冀与成熟,本小说男女主人公温馨唯美爱情故事即是在如此春天里发生。强子,一个从北方偏僻小山村中走来的热血青年,于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打工生活中不失质朴、敦厚、正直农民后生本色,断不致为温柔陷阱所沦陷。为了履行生为人子的责任勇敢肩起家庭生活的重担,他甚至怕谈爱情。哥哥意外身亡、母亲发疯、父亲哀愁,家庭变故让他从一个男孩变成了一个男人,也正是强子的真男人品格俘获了女同事——一位四川姑娘的芳心,好事毕成。小说环境典型,情节展开张弛有度,人物性格鲜明,特别是背面敷粉法(关于萍姐和小雪细节描写)的运用更加凸显了主要人物形象,给人印象深刻。【编辑:郭永涤】

1 楼 文友: 2016-05-24 20:07: 艰苦的生活,浪漫的爱情,高尚的人格,美好的结局,流畅的文笔,好美的小说! 以诗书为伴,以文字为乐

幼儿厌食症的原因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小儿脾胃虚弱用药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有几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