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精神衛生法能否杜絕被精神病潛在因素仍存在

2019-10-12 16:43: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李启东本是辽宁一小学教师,多年前因地方政府强征 公粮 时与政府人员发生冲突,在上发帖,不久以 扰乱社会秩序罪 被拘留,并被所在学校调离李不服,不断申诉,后被鉴定为 偏执型人格障碍,躁狂发作 ,并被强制送往安康医院进行治疗在治療協議上簽字的不是他的家人,而是教育局局長

  如今,李启东已入院半年多,期间院方多次上报表示他病情好转,可以出院,但一直没获得办案单位的批准6月20日,李启东乘家属来探视的机会,用家人给律师打通,希望能想办法把他从医院救出来

  10天前的6月10日,与李启东有类似经历的 飞越疯人院 主角徐武出院就在同一天,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对外发布了我国《精神卫生法(草案)》全文(以下简称《草案》),面向社会各界征集草案修改意见

  《精神卫生法》能否改变李启东的命运这部法律能否在保障精神病人权利和公共安全的同时,杜绝正常人 被精神病 在《草案》征求意见期间,各界人士对此讨论热烈

  精神病是否应纳入医保

  面对日益庞大的患病群体及有关 被精神病 、 精神病院乱收治 等问题的报道屡见报端,国内出台《精神卫生法》的呼声越来越高从1985年我国着手起草《精神卫生法》至今,这部延续了26年、先后十易其稿却始终呼之不出的法律草案终于与大众见面

  河北省精神卫生中心院长栗克清说,我国有重性精神病患者1600万人,但精神科医师仅有两万人,精神病的病床数为20万张,近70%左右的重性疾病患者没有得到规范化治疗 《精神卫生法》的出台,既是为了保障精神病患者群体利益,也是考虑社会安全近些年,很多精神疾病患者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在社会上流浪,以暴力手段伤害他人、危害公共安全的事件时有发生

  目前,精神病尚未纳入医保,这是精神病患者不能得到及时治疗的重要原因浙江省精神卫生办公室主任石其昌建议,把精神病人全部纳入城市医保,由政府埋单但目前的《草案》没有涉及这个问题

  对于饱受诟病的 被精神病 的问题,栗克清认为,这不是一个医学问题,而是法制问题、社会问题他建议政府加大对精神卫生的财政投入,加强监管,这样才能确保精神障碍患者得到适宜和必要的治疗,并通过监管来排除乱收治的行为 精神卫生机构只有在政府主导的前提下,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才能让公众满意和放心

  栗克清非常赞成《草案》规定的 各级政府把精神卫生工作的经费列入到本级财政预算 ,他说,目前国内有相当一部分精神病院在为生计挣扎, 在这种状态下,为了生存,就得想办法赚钱,就会带来一系列问题比如说过度医疗的问题, 被精神病 的问题,都有可能发生

  谁来诊断精神病

  在过去的10多年间,社会上对精神病人的制度性歧视,不仅让这一群体的法律权利逐渐失去保障,更让一些原本就没有精神病的公民被关进精神病院,强行接受精神疾病治疗,精神病成了打击报复的工具

  徐武案的代理律师、著名公益律师黄雪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草案》较以往有了实质性的进步,它突破了地方立法和部门立法的局限,尤其是在结构上的转变非常明显, 《草案》确定了精神病人有拒绝住院的权利,对诊断结论表明不能确诊为精神障碍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限制其离开医疗机构,非法限制精神病人人身自由的行为要承担法律等 黄雪涛说, 虽然目前一些地方还有些争议和漏洞,但《草案》的出台,确实对精神障碍患者的权益保障起到了积极的推进作用

  但黄雪涛同时也表示, 《草案》的最严重不足,是我们将继续接受精神科医生的统治,而不是法治虽然这份《草案》看上去很美,但其实存在三大制度漏洞,即非自愿诊断和收治的实体标准问题;滥用监护权、近亲属之间侵权问题;患者住院期间的司法救济机会

  东南大学法学院戴庆康教授也认为,医学上的专业问题当然应由医学专家来判断,但是,这个判断是否有一个客观的标准,医生在精神疾病的诊断过程中会不会掺杂主观因素,这些都需要建立司法复核机制予以监督和完善复核疑似患者是否真的有精神障碍疾病,并且是否真的病到需要被强制住院治疗,这是防止权力滥用的最有效手段

胸闷气短心律失常吃什么好
冠心病吃什么药最有效
心动过缓的病困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规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