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鹤舞月明 第九三八章 坟前

2019-09-16 16:03: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九三八章 坟前

第九三八章坟前

“师傅,媚娘来看你来了!师傅,现在二师兄勾结莫家三公子莫开成,步步紧逼,近日大师兄好像也倒向了二师兄,凤鸣宗不紧不慢,态度暧昧,……。”

裘海正的墓碑,座落在鸾落峰的峰dǐng,伍媚娘步行来到墓前,diǎn上香烛、纸钱,拿出几样裘海正生前最爱吃的几味小菜摆好,恭恭敬敬的倒了三杯酒,望着墓前裘海正的塑像,心中一酸,伸手捡起一片片落叶,轻轻的拔起一棵棵篙草,慢慢的对着冰冷的墓碑诉説炼碳阁近来的风风雨雨。

三人之中,伍媚娘入门最晚,但天赋却最高,不仅是灵厨上的天赋,修炼的资质,也是最好的,按照裘海正的估计,三人中最有希望晋阶灵厨宗师甚至结婴的,反倒是最小的伍媚娘,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裘海正把炼碳阁一半的股份,留给了伍媚娘,而且还多了一股,剩下一半的股份,大师兄巩梅林占三成,二师兄王平战两成,炼碳阁日常的全面管理,也交由伍媚娘负责。

伍媚娘兰心蕙质,性格外柔内刚,是三人中最合适的领头羊,和炼碳阁的管理者。

大师兄巩梅林为人本分,胆子也不大,负责炼碳阁灵菜质量和新菜品的开,他本就醉心于灵厨,权力欲望有限,对裘海正的安排还能勉强接受,但获得最小一块蛋糕的二师兄王平,却怎么也想不通。

按照裘海正的安排,王平负责炼碳阁原材料的采购,权力也不能説不重。

但,王平还是不满意。

炼碳阁是裘海正的炼碳阁,裘海正怎么处理,本来是他自己的事,按道理説,王平能得到2成的股份,应该没什么好抱怨的。

可惜,有些人,从来不理会按道理説,或者説,他们有自己的道理。

比如王平,就有自己的道理。

大家都是师傅的弟子,为什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难道是因为伍媚娘成天带着面纱,就应该比自己拿的多一半不止?

她不是已经自毁容颜了吗!

不过王平也不傻,知道自己无论是暗中的手腕还是明面上的实力,都未必斗得过伍媚娘,他也不想砸了炼碳阁这块金字招牌,和古往今来数不清的故事一样,萧墙之内,自己实力不济,王平想到了求助于外人。

王平,找上了百巧门的莫开成。

有了莫开成的加入,伍媚娘的日子,顿时艰难起来。

莫开成是莫空潇的直系后辈,金丹后期修为,颇受莫空潇的喜爱,是百巧门大权在握的长老,在新叶城鼎鼎大名的莫家三公子,为人行事,颇有些手段。像收买分店的掌柜,指示雇工闹事,原材料供应上扯皮等等,有王平这个内鬼,莫开成借助百巧门的威势,难为一下小小的炼碳阁,肯定有的是办法。

有莫开成为王平撑腰,伍媚娘的日子,可谓举步维艰。

其实真正説起来,莫开成还是蛮注意吃相的,他的要求并不高,总起来有两条,一是炼碳阁交由王平一个人管理,如果伍媚娘愿意,可以专心于灵厨技艺,开开新的灵菜品种什么的,王平会给予充分的支持;不愿意吃苦的话,也可以享享清福,该有的分红,炼碳阁不会少她半块灵石;二来就是百巧门,实际上是莫开成,出资购买伍媚娘至少一半的股份,当然,百巧门会给出“合理”的报价。

可惜,伍媚娘不是三岁小孩,而是正儿八经的金丹真人,这两条,她一条也不能答应。

但无论在什么地方,説不,都是要实力的,在新叶城中能对百巧门説不的本地势力,加起来也不过两位数,很遗憾,炼碳阁不在其中。

当然,伍媚娘也不是善男信女,王平做得了初一,她就做得了十五,于是,伍媚娘找上了近来风头甚劲的凤鸣宗。

凤鸣宗,自然有底气对莫开成,对百巧门説不,而且凤鸣宗和百巧门的明争暗斗,几乎凤鸣山每个修士都看得见,伍媚娘自然更是清清楚楚。

凤鸣宗也不是红十字会,伍媚娘准备,也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但凤鸣宗的要求,却又让伍媚娘很茫然。

凤鸣宗不在乎炼碳阁的股份和灵石,它想要炼碳阁这块招牌,简单地説,凤鸣宗的要求只有一条,伍媚娘,和炼碳阁,整体加入凤鸣宗。

孔有方承诺,炼碳阁加入凤鸣宗以后,凤鸣宗不会干涉炼碳阁的经营管理,也没有其他额外的要求

,连下属家族对宗门的例行“贡献”,也是象征性的,其实,凤鸣宗就是要一个名义,当然,一些最基本的义务,比如“协助”推广功德diǎn之类,炼碳阁是少不了的。

事实上,伍媚娘怀疑,凤鸣宗最在乎的,就是这句孔有方貌似漫不经心随口提起的“协助推广功德diǎn”。

关于凤鸣宗怪里怪气的功德diǎn,伍媚娘也了解了一diǎn,也清楚在百巧门和离火宗的联手阻击之下,功德diǎn在新叶城中,快成了一个笑话,没有一家有影响力的商铺真正“鼓励”自己的客户使用功德diǎn,当然,凤鸣宗自己的商铺除外。

功德diǎn,无论是不是有前途,它的的成败,实际上成了新兴的凤鸣宗和百巧门角力的焦diǎn,和胜负的标志,伍媚娘,不想把炼碳阁带进新叶城大漩涡的中心。

她也不愿意把独立的炼碳阁变成凤鸣宗的一个家族,或者説,一处产业,不管是名义上的还是实际上的。

説到底,伍媚娘,对凤鸣宗的前景不敢乐观,即使凤鸣宗有凤甘果树之类的稀罕玩艺。

凤甘果树听起来热闹,但显然,靠什么凤甘果树过日子,伍媚娘觉得根本是不着调。

而且凤鸣宗唯一的一个元婴老祖还不在宗门,几乎从来没在新叶城露过面。听説成了净魂卫的元老,但净魂卫,傀影魔,魔族,和新叶城有什么关系吗?

开宗伊始,元婴老祖不在宗门坐镇,却跑到根本没有听説过的乌林境瞎混,凤鸣宗,还能再不靠谱一diǎn吗?

对凤鸣宗,伍媚娘自然也无法完全相信,虽然,凤鸣宗,包括以前的凤家堡,风评还算不错,但凤鸣宗毕竟开宗还不到五年,哪家宗门一开始的时候,不是对归属的势力信誓旦旦的宣称会给你自由什么的,但最后,嘿嘿,不説也罢,伍媚娘,没吃过猪肉,猪跑,自然是见过的。

“……,师傅,你告诉媚娘,媚娘应该怎么办啊?”

不知不觉间,伍媚娘已经泪流满面。

能被裘海正选中为炼碳阁的继承人,伍媚娘自然不仅仅是修炼资质不俗而已,她不仅聪慧机变,很有管理的天赋,而且性情刚烈,果决而充满自信,有强烈的感,事实上,裘海正在日,炼碳阁就主要是伍媚娘在打理,不过大部分是以裘海正的名义罢了。

而此时的伍媚娘,在师傅的墓前,褪去坚强,她就像无助的小猫,蜷缩在黑暗的角落。仿若又回到了幼时那段不堪回的岁月,她还是那个只能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哭泣的小女孩。虽然形势看上去四面楚歌,但她体内有一股不服输的顽强,她认为自己一定能找到度过难关的办法,她绝不会缴械投降,不过,她仍然是一个茫然无助的小女孩。

“山dǐng风大,大小姐,我们回吧。大小姐,我听説,朴襄君在凤鸣宗。”

“老裘,等到了那一天,我就来陪你,希望小丫头每年也能记得给我带杯酒喝。”

等伍媚娘终于停止了抽泣,赵豫让看着她彷徨、无助的背影,轻轻的説道。

他一直安静的坐在伍媚娘不远的地方,双眉如剑,眼睛始终半眯,那双深邃的眼睛,饱含岁月的沧桑,仿佛经历了人世间太多的生死。

裘海正临死之前,托赵豫让照顾炼碳阁一阵子,他对裘海正的三个弟子,本来是一视同仁,无所谓更喜欢哪一个。

但是,王平的耐心太差,而且为了赶走伍媚娘,不惜找莫开成与虎谋皮,这就是公开的违逆师命了。不过可惜,虽然王平的举动在赵豫让看来很愚蠢,但他伤势未复,在岐山境也没有帮得上忙的朋友,对王平自寻死路的举动,却没有合适的破解之道。

裘海正的墓前,荒草凄凄,枯叶片片,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而天已过午,看起来,今年,王平、巩梅林,仍然和往常一样,忘了裘海正的忌日。

也许,他们就从没记住过。

“是啊,我知道朴襄君是在凤鸣宗,嗯,朴襄君?炼丹神师,赵伯,你是説?”

伍媚娘心中一惊。

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让伍媚娘阴霾的心情不自主地开朗了一些,思路也格外的活跃。

多年来,赵豫让从来没对炼碳阁的事务出过只言片语,也没插手过任何一件事情,事实上,不仅是炼碳阁,赵豫让好像对所有的事都不敢兴趣,除了偶尔陪裘海正喝喝酒,这个人,就几乎如不存在一般,但伍媚娘凭直觉知道,赵豫让,是一个很精彩的人。

因为,裘海正是一个很精彩的人。

现在,赵豫让突然提起凤鸣宗,在裘海正的墓前提起凤鸣宗,当然不是一句随便説的闲话。

宝宝吸收不好的症状
脚扭伤没消肿可以热敷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一岁半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