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一本成语闯天下 第六十章 前辈尊姓大名

2020-01-14 18:36: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本成语闯天下 第六十章 前辈尊姓大名

炎炎烈日照射下的大戈壁,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让人躲避骄阳的。

炽热的戈壁滩上,一只巴掌大小的小蜥蜴飞奔着。

突然,它静止了下来,牛头看去。

地面开始轻微抖动,震的砂石翻滚。

一条灰尘构成的土龙自远方绵延而来。

苏帆与高正豪在这戈壁滩上行进了两月多,期间又经过了几个城池。

高正豪时常进城打听消息。

赤焰宫忙着追回圣火,据说与玄溟教一路战斗,也在往南方而去,只是跟他们不在一条道上。

苏帆看着车外逐渐多起来的植物,说道:“看来是快出戈壁滩了,这么说来,苍州城也不远了。”

高正豪嘴里叼着根烟,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搭在车窗上,说道:“到了苍州城,咱们就分开吧,我去驭兽斋,你去无定剑派,节省些时间。”

苏帆摇头,说道:“不行,我们俩必须一直在一起,有什么危险也好随时逃命,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可就不敢回去了。”

高正豪道:“放心,我都安排好了。我就是出了事,你也可以放心大胆的回去,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帆还是不同意,说道:“你就这样去驭兽斋,有什么用?就算你顺利拜入驭兽斋,不知道还要熬多久才能学到真东西,不如咱俩一起。你想想,把白文靖送回无定剑派,他们得多感谢咱们,到时候让他们想想办法,看有没有办法尽快学些驭兽的本事。”

高正豪仔细的想了想,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就先一起去无定剑派看看,如果实在不行,咱们再想办法。”

装甲车轰鸣着不停向南挺进,周围能够看到的植物越来越多,出现了绿色,看到了丘陵,不再是一望无际的平坦。

苍州城作为北苍洲联系各大洲的中心,与苏帆他们一路走来遇到的城池,格外的不同。

城门处不再是冷冷清清只有守卫,而是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

高正豪与苏帆没有下车,按着喇叭直接开车往里走。

这城门高大宽敞,装甲车很轻松就能够通过。

城门处的行人避让在两边,对装甲车的造型指指点点。他们没有见过迷彩装甲车,有一些好奇,但没有惊奇。

任谁见惯了能在天上飞行的交通工具后,都不会再对只能在地上行走的装甲车感到惊奇。

倒是苏帆,看着不时从空中飞过的法器,不停的大呼小叫。

“你不是什么都会发明么,怎么不弄个会飞的汽车?”

苏帆看着头顶飞过的一张毯子,问高正豪。

高正豪开着车,说道:“我们世界的空中很危险的,哪里敢随便上天。”

苏帆想了想,也是,毕竟除了顶级战士,还没有人能在空中战斗。遇到飞行异兽,那可就危险了。

他此时的脸并不是自己的那张小白脸,而是换了一副面孔。

这不是整容,也不是易容,更不是传说中的变化之术。

这只是高正豪用念力将苏帆脸部的肌肉做了一些调整,然后固定。

所以,苏帆若是不想暴露,就不能离开高正豪能够用念力笼罩的范围之内。

每一个有传送阵的城池,都有大荒王朝神将镇守,更有数十万雄兵驻扎。

数十万雄兵似乎很多,但是铺散在这巨大的城池中,便不怎么多了。

苍州城中的建筑风格有了明显的改变,不再是粗犷的除了石头还是石头的堆砌。而是在石头中,出现了飞檐楼阁。

高正豪问苏帆:“是在这城中逛逛,还是直接去传送阵?”

苏帆说道:“以后再逛吧,现在还是尽快吧白文靖送回无定剑派,要不然他们疯起来是没完没了。”

高正豪点头,他自然是希望尽快去无定剑派,尽快去学驭兽,好尽快解决他们世界的异兽。

而且他们在赶路途中也听说了,无定剑派因为白文靖这个掌门继承人的身死,疯狂绞杀玄溟教教众,与赤焰宫也有了隔阂。

要不是赤焰宫圣火被盗,洗清了故意杀害白文靖的嫌疑,恐怕两派真要打起来。

也是赤焰宫圣火被盗,通缉苏帆的事情也被放到了第二位,要不然,哪有他这么逍遥的事情。

城中街道虽然很宽敞,但人来人往,车肯定是快不起来的。

苏帆坐在车里,看着街道两边的商铺与行人,要不是这些人穿着不对,真有点回到地球的感觉。

突然,两道熟悉的身影闯进了眼帘。他们一男一女,一个浅绿色长袍,一个浅绿色长裙,正是给苏帆灵石的那两个神龙谷弟子。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走到苏帆他们前面了。

此时他们两个在一间客栈的大堂里,和一群身着暗青色长袍,袖口绣着长剑的人站在一起。

苏帆仔细一看,似乎就是当时在酒楼前迎接他们的人。

这群人对面也有一帮人,看这情形,似乎是在对峙。

苏帆向对面那群人看去,发现竟然也有个熟人,是阿福。

在周围人都站着的情况下,只有他一人捧着杯茶坐在角落里。

想到彤彤说过,阿福要砍掉她的手臂,还和别人欺负他爹。又有白文靖昏迷前不要相信任何人的提醒,苏帆便知道这阿福八成是叛变了革命。

“那么他周围的那群人,就是玄溟教的人了?”

苏帆暗自思索。

高正豪何等样人,看苏帆神色便知有事,转头看了一眼客栈大堂,问道:“怎么了?认识?”

苏帆点了点头,说道:“那两个绿衣的,曾经帮过我。”

装甲车越过客栈,向前又走了一段,高正豪停下车,说道:“走,看看去。”

此时已经有人发现了两帮人的火药味,客栈门口渐渐的开始有人汇聚,看着热闹。

苏帆与高正豪挤到前面,就听身着暗青色长袍中的一人对阿福喝道:“阿福,这些人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不回无定剑派?”

阿福不想回答,他坐在桌子前,手握着桌上的茶杯,一言不发。

那人见他这个样子,脸气的通红,强压下怒火,说道:“你刚刚说白师兄被那苏帆劫走?我不信!我不信区区一个通玄境的奸细,能从那么多人眼皮子底下将白师兄带走,还能害死白师兄!这么离奇的事情,你自己信么?”

阿福转着茶杯,终于有了反应,他有点激动,说道:“我也不信,但这就是事实,他就是在所有人面前突然消失,我本以为他是在救白文靖,没想到他竟是要杀白文靖,早知道如此,当时我就该阻止…”

“彤彤还那么小……”

他的情绪突然低落。

无定剑派这人察觉到了什么,他眯眼看着阿福,说道:“白文靖?你不是该称呼白师兄少爷么?而且...什么叫早知道就该阻止?难道不知道就不阻止了么?”

苏帆听到这,暗道:“看来无定剑派还不知道阿福背叛…”

阿福听到这人质问,不想再纠缠,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起身说道:“走吧。”

带头向外走去。

“站住!”

无定剑派这人已对阿福有所怀疑,利剑出鞘,指向阿福。

他身后同门见状,也纷纷拔剑在手,剑光闪烁,锵锵声不绝于耳。

阿福身后众人也不示弱,各种武器亮出,各种光芒闪烁。

真正的剑拔弩张!

阿福很平静,他看都不看指向自己的长剑,只是对无定剑派为首这人说道:“我劝你放下剑,让我们离开。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不好么?”

无定剑派这人哪会听,他红着眼睛,大喝道:“你也是叛徒对不对?白师兄被害跟你有关系对不对?”

阿福沉默半响,说道:“让开!”

无定剑派众人见阿福样子,哪里还不明白,顿时一片哗然,为首这人更是喝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这不仅仅是他的疑问,也是其他很多人的疑问。

但阿福却不想回答,他再一次开口:“让开,否则我真要不客气了!”

然而已经知道白文靖的死与阿福有关,无定剑派的人怎么可能让开。

空气突然变得湿润,一股无形的气势将门口围观群众逼的连连后退。

苏帆也站立不稳,向后退去,高正豪却若无其事,念力一拦,便将苏帆面前的气势挡住。

苏帆极其吃惊,说道:“高司令,你…好厉害!”

高正豪摆摆手,神情凝重,继续看向客栈,苏帆却还在看着他,心想着:“我似乎一直看轻了高司令的实力。”

客栈中的变化还在继续,桌椅不停的翻滚,又被无形的剑气切碎。无定剑派为首这人手中长剑突然有水光剧烈闪烁,又迅速黯淡。

嗤!

胸口裂开一道口子,似被长剑划过,鲜血喷出,轰隆一声砸出了客栈门。

原来就这一会儿,他与阿福就已经不知道拼了多少招。

苏帆正考虑要不要接住他,却见那人身体突然一顿,缓缓的漂到了高正豪身前。

高正豪正要伸手治伤,那神龙谷青年已经抢来,向高正豪一点头,手中绿光闪烁,撒在了这人胸口。

高正豪看着,暗道:“像木系能量,又有些不同。”

阿福见高正豪轻描淡写便将被自己剑气劈飞的那人接住,心中一凛,拱手道:“不知是哪位前辈当面?”

……

...

求收藏推荐啊!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北京德胜门医院地址在哪
安顺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
廊坊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鄂州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